新浪首页|苏州微生活|资讯|美食|汽车|健康|微博|视频|旅游|时尚|财经|城市|世界杯

|邮箱|注册

苏州微生活

苏州微生活> 旅游资讯>正文

范成大 找了个忒好的隐居地

A-A+2014年8月7日09:09苏州新闻网评论

宝塔矗立青峰之上 宝塔矗立青峰之上

  盛夏,偏挑个阳光正盛的日子,近中午的时分,我们寻山去。目的只是检验一下,草深林密处,究竟能带来多少清凉。

  苏州城西,石湖之畔,上方山上。我们惊叹于当年范成大独到的眼光。

  虽说春秋吴越相争,这也曾是战火纷飞的战场。而之后的年代,这片离苏州古城最近的山水皆具的胜地,一直是名人雅士特别钟爱的地方。至近年,封山育林、着力营造,作为国家森林公园,上方山更成为都市人暂避城市喧嚣最便捷的所在。浓荫深处,寻古访幽,空气似乎已经不那么灼热烤人,心也似被清水洗涤过一般。

  芳草自生茶磨屿,画桥东注越来溪。——文徵明

洒落树荫间的阳光洒落树荫间的阳光

  高温天的日头,烈而刺目,站在绿林蓊蓊的上方山脚下,即便还是上午,依然觉得热辣辣。与我们同行的还有苏州绿化专家、文史研究者谢勤国,他即将出版的《石湖志》详细记载了石湖与上方山周边的历史古迹。他介绍说,上方山景区大致由三个山峰构成,由北而南,由低到高分别是茶磨屿,郊台山,楞伽山。

  三面临水称为“屿”,茶磨屿就是这么一座小山,我们从这儿出发。

  坐落在东崖边的范公祠,也称石湖书院,由明朝御史卢雍为纪念范成大所建。这一处建筑依山面水,粉墙黛瓦,祠内古树葱茏,远望便可见石湖烟波浩渺,经行春桥更可直抵山前,明代蔡羽曾经描绘:“吴山、楞伽、茶磨并缘于湖,茶磨屿为尤美,北起行春桥,南尽紫薇村,五步之内,风景辄异,是茶磨使之也。”看来范成大晚年归隐石湖不无道理。

  范公祠南侧山崖边有一座石佛寺,又叫观音岩,观音岩前涧水流碧,两崖壁立如削,崖上林木苍葱,古意尽显,乾隆下江南来到这里,不禁感叹这才是真石湖。边上一座治平寺,始建于梁天监二年,至北宋治平元年改建,因年号而得名。寺内一棵古银杏苍苍如盖,站在下面顿觉凉快不少。

  出门不远拐一个弯,就是石湖草堂了。嘉靖元年(公元1522年),智晓在治平寺后建造了石湖草堂,明代蔡羽在《石湖草堂记》中写道:“左带平湖,右绕群峦,负以茶磨,拱以楞伽,前阴修竹,后拥泉石,映以嘉木,络以薜萝,然群翠之表。”一番修辞之中,那个集天地灵气的石湖草堂跃然于眼前,不由令人神往,明代才子唐伯虎、文徵明、王守、王宠、汤珍等常常在此结群雅集,遥想当年,何等风雅。

  石湖草堂外有越公井,虽然如今两口“越公井”傻傻分不清楚,但曾经“日供万人饮”的盛状却被历史所记载,隋朝大将杨素曾将苏州州治迁至上方山,险些改变苏州老城的发展,当时开凿的越公井就是这一变迁的历史见证,虽歧途终返,我们却还是能从中看出上方山优越的宜居条件,不然又怎么会被杨素相中?

  吴子筑圆丘,祀帝存遗址。——郑元祐

  从茶磨屿一路走来已是汗流浃背,沿着乾隆御道走向郊台山,树林茂密,偶尔有一阵山风吹来,立马阴凉了许多。

幽静的上方山一瞥 幽静的上方山一瞥

  苏州人都知道,乾隆皇帝爱慕江南,尤其是苏州,他来到上方山时在治平寺建行宫,这条御道就是从行宫遗址开始一直蜿蜒到郊台,再沿山岭直上楞伽山。

  谢勤国向我们介绍,御道右侧就是吴城遗址,现在还能看到一些断续的城垣,夯层清晰,上面长满了杂树草木,这儿也曾是重要的军事驻地。

  古御道细长如带,绵延铺开于林海之中。山里树间夹杂着一些猩红的石蒜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瑶花琪草嘉木。走在路上,总会闻到一些若有似无的香味,空气中弥漫开古朴安详的因子,让人心生宁静欢喜,不知道是什么枝叶散发出来的,但无疑是这些葱郁的树木,不过植被种类太多,我们一时间也没法分辨。

  谢勤国说,曾经上方山上都是单一树种,以马尾松、黑松居多,发生虫害后迅速传播,死了大片山头,1980年代政府重点建设绿化工程后,为保护山林,种植了许多不同种类的树木,才有了现在种类丰富的密林。

  山间鸟鸣清脆,白头翁时不时在枝头飞过,偶尔有只蝴蝶扑面而来,高温的燥热渐渐被浇灭,直到看到一角的磐石上刻着李根源访古的题字“郊台”二字,我们才知道原来已经到了郊台山。这座小山头平平无奇,十分不起眼,但谢勤国却说它来头不小,这儿曾是春秋吴王为祭祀天地所建的祭台。

  也许,目的地并不是最重要的,在这条古御道上感受到的山林自然所给予我们的远离城市喧嚣的宁静心安已经足够了。

  拟策孤筇避冶游,上方一塔俯清秋。——龚自珍

  走到乾隆御道尽头有一个指示牌,朝西,桃花源。谢勤国介绍说,曾经上方山是个林果场,如今保留的这一片桃花林也算是不错的景观。如果明朝就有这片桃花林,或许唐寅的桃花诗就要作在上方山了呢。每年三月,上方山一角桃花盛开,落英缤纷间,苏州人赏桃花又有了一个好去处。

文史研究者谢勤国在给记者介绍上方山文史研究者谢勤国在给记者介绍上方山

  前往楞伽山的山道终于有些陡了,路边偶尔还有竹竿围起来的栏杆,据谢勤国介绍,每年农历八月十八上方山庙会,狭窄的山路往往容纳不下这么多人,常常有人被挤下山坡。光看这倒在一旁的栏杆,就可以想见上方山庙会时该有多么的热闹了。上方山在人们心目中还是酬香祈愿,寄托美好理想的福地。

  山道直上望湖亭,朝东眺望,高大宽阔的树林遮住了视野,使得我们到了望湖亭却望不到湖,不免有些遗憾,但这也是封山育林的成效吧。记者站到台子上,依稀能看到山水相依,薄雾渺渺,如果能维护修剪一下,使人们登亭而观“十里湖山开画屏”“千顷一碧呈天镜”之景色,方不负“望湖亭”美名。

  如今,随着石湖景区的规划整治,上方山与石湖风景区的人文融合,来上方山游玩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从前范成大隐居于此,归田务农,一片闲情逸致,随着苏州城区扩建,上方山已不再是路远的郊区,而这么一片闹中取静的安逸之所,也让苏州人有了一个“大隐隐于世”的圆梦之地。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苏州微生活|资讯|美食|汽车|健康|微博|视频|旅游|时尚|财经|城市

新浪简介|苏州微生活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