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晚报讯(通讯员 檀杉杉 记者 于英杰)平头、圆脸、语速平缓、口齿清晰,32岁的顾某曾是苏州市某学院一名班主任,9月4日下午,他像往常一样穿着白衬衫,与以往站在教室面对学员不同,这一次,他站在被告席,身后是前来旁听的国家工作人员。

  “事发后我也非常后悔,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希望可以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会努力工作,做一个全新的自己。”顾某对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17年3月,顾某在苏州市某学院担任外地一乡镇培训班班主任期间,负责协调培训班的收费清结工作,3月29日培训结束后,138430元的培训费没有及时收回,被记挂在学院财务上。

  之后,学院财务多次催促顾某尽快清结培训学习费,殊不知培训结束后,顾某已将培训结算收据交给培训方负责人,并关照对方将培训费打到自己银行卡上。3月31日,培训方将13万余元的培训费直接打给顾某,直到2017年底,顾某仍然没有将培训费用交到学校账上。

  2018年1月4日,顾某得知其罪行败露后,在学院领导追问培训费去向时,才交代自己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后因无法退还,1月8日,顾某向公安机关投案,并于当日在学院领导陪同下到苏州市虎丘区监委自首,这也是区监委成立后,受理的首例职务犯罪案件。

  2008年顾某专科毕业后,进入到江苏省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一年后,调入苏州市某学院,该学院是苏州市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专科毕业进入事业单位,这样的工作机会,并不是人人都有。可面对大好的工作机会,也并不是人人珍惜。

  起初这个“话不多”的小伙子工作还是认真勤恳。结婚买房生子,一切按部就班但也顺顺利利,直到2013年迷上了网游后,他平静的生活就此打破。

  游戏充值、购买VIP和高级装备,顾某越陷越深,经济上渐渐入不敷出。膨胀的游戏瘾撕裂了他的生活,他开始透支信用卡,通过网络和金融机构借贷,最终不得不变卖房产。

  一年后,妻子不堪忍受,二人协议离婚。然而这并没有让他变得理智和清醒,“我的控制力和约束力太薄弱,以至于自己犯下了弥天大罪,想着挪用这笔钱去把债还了,等有钱了再填补进去。”顾某在悔过书中这样写道。

  回不去的好时光

  挪用的13万余元除了还账和消费,他又忍不住撒向网游。债务雪球越滚越大直到东窗事发。

  在案件调查阶段,顾某暂住学校的办公室。这个从网游中“游离”出来的青年,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他很少与人交谈,生活半径从未超出办公室外一百米,这与昔日网游中的自由驰骋、逍遥自在,对比强烈。

  “我想尽快把钱还了,也试着在网上找找兼职,但发现自己一无所长,没有任何事可以做的。”顾某心中充满了懊悔和不安。

  7月21日,苏州市虎丘区监委对该案立案调查,7月26日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9月4日,区监委组织部分国家工作人员旁听庭审。

  “一个国家,腐败不除,无以立本;一个政党,腐败不除,无以立威;一个政府,腐败不除,无以立信。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做人处事要诚实守信。美好的生活通过奋斗来实现,心存珍惜和感恩才能永存,正如顾某所言,世上没有后悔药!”

  公诉人的一席话回荡在寂静的法庭,也回响在每一位旁听者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