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鲁卫和刘颖的捐遗证书刘鲁卫和刘颖的捐遗证书

  三名新疆姑娘古丽沙拉·沙布尔拜、陈婧和永吉芳,日前在苏州免费接受了角膜移植手术,重获光明。记者获悉,此次移植所用的角膜来自于苏州一位名叫刘鲁卫的捐献者。而五年前,刘鲁卫的独生女去世时,也捐出了遗体和角膜。

  三名新疆姑娘在苏州迎来光明

  古丽沙拉·沙布尔拜、陈婧和永吉芳分别来自新疆伊宁县和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她们急需进行角膜移植手术,可是一来苦于无法承担高昂的治疗费用,二来当地迟迟没有角膜提供者。

  今年34岁的古丽沙拉·沙布尔拜是伊宁县第三中学的教师,2010年患病毒性角膜炎后多方寻医治疗,都没有适合的角膜进行移植。33岁的陈婧原本是伊宁县胡地亚于孜镇中心校的教师,2014年患角膜营养不良影响了教学工作,她渴望早日回归讲台,把知识传授给学生们。永吉芳则是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一个普通牧民,患有角膜白斑。

  今年5月,三人先后来到兵团四师医院医治,经过眼科主任巫志勇的筛查后,判断其适合角膜移植手术。在巫志勇的介绍下,三名姑娘分别向苏州市“看见吴中”公益基金会写了角膜移植申请书;6月2日,她们在家人陪伴下来到了苏州大学附属理想眼科医院。在该基金会全资资助下,三人于6月5日接受了手术。

  手术次日,医生为她们逐一揭纱。苏大附属理想眼科医院眼表与角膜科主任赵庆亮告诉记者,这三名新疆角膜患者的术后效果不错,待一段时间恢复,视力还将得到进一步提升。眼里带着崭新的光明,这三名新疆姑娘目前已经出院,抵达家乡。

  父女先后捐献用生命照亮他人

  新疆姑娘们的光明重生,还要归功于苏州一位平凡却伟大的捐献者刘鲁卫。而他的女儿刘颖在五年前也捐出了遗体和角膜。

  记者来到他们位于沧浪街道胥江社区的家。母亲张凤宝告诉记者,她和丈夫的独生女刘颖出生才10个月就查出肝脏有问题;2006年,27岁的刘颖不幸又患上尿毒症。可以说,刘颖从小到大都在跟医院打交道,病痛的折磨让她一直有个念头,希望能为医学做点贡献。2011年,刘颖和父亲瞒着母亲做了一件事:父女俩一起进行了角膜捐献报名。2013年3月,刘颖病情恶化,弥留之际,她向父亲提出想要捐献遗体。2013年3月25日,刘颖离世,父母按照她的遗愿,捐献其角膜帮助了两人重见光明,遗体捐献给了苏州大学医学院。

  这一次,刘鲁卫又做出了和女儿同样的决定。直到在登记表上签字的那天,张凤宝才知道这父女俩都进行了捐献报名,她感到惊讶却没反对。

  对于女儿的离世,父亲刘鲁卫始终没法忘怀。五年来,每个月的25日,他都会和妻子一起去上方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捐献纪念园看望女儿。刘鲁卫还加入了捐遗志愿服务者的行列,成为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志愿服务站姑苏区沧浪片的一名小组长。为了干好这份志愿工作,当时60岁的刘鲁卫自学电脑。“老刘特别认真,资料上有差错的地方,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改正,一天要打好多个电话,忙的时候干到晚上一两点都不休息。”

  去年9月,刘鲁卫不幸查出肺癌晚期。病情发展得很快,2018年5月13日,刘鲁卫离世,和女儿一样,捐出了角膜和遗体。“老刘的离世对我打击很大,虽然难过,但是我理解他的选择,也尊重他的决定。”在市红十字会官网的捐献者纪念园,刘鲁卫生前经常会上去给女儿留言,大段写下老两口的思念;刘鲁卫去世后,张凤宝就接下了这个任务,隔两三天就上网去给女儿和丈夫留言。

  张凤宝说,当她得知丈夫的角膜帮助三个新疆姑娘重获光明,她替老刘感到高兴:生前他最喜欢旅游,想要看遍“祖国河山,如今他应该能好好欣赏新疆的美景了,只是离我太远了。”

  数据>>>

  据苏州市红十字会统计,截至2018年5月底,我市遗体捐献报名登记4363人,成捐531例;角膜捐献报名登记2353人,成捐211例;器官捐献报名登记2067人,成捐45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