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刘放

  昨天的研讨会现场,九位“文学大咖”中朱苏进大约是年龄较长的一位。但身穿灰色T恤的他,腰杆挺拔,仍然是一副铁血军旅汉子范儿,能长时间安静听别人发言,轮到自己发言则目光炯炯,不谈的话题只言不谈,愿意谈及的话题,一针见血,绝不含糊。

  朱苏进现为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昆仑奖等奖项得主,他编剧的《鸦片战争》《康熙王朝》《郑和下西洋》《我的兄弟叫顺溜》、新版《三国》、电影《让子弹飞》都让观众印象深刻,媒体称他为“金牌编剧”。其实,他是以小说崛起的。他的小说《射天狼》《引而不发》《凝眸》《第三只眼》《轻轻地说》《绝望中诞生》《炮群》等,都是榴弹炮的炮弹落地爆炸,反响强烈。

  对于他是“富豪榜的上榜编剧”这样的话题,他一句“价格不等于价值”就轻轻刹车。他的意思是,一个优秀的作家,不是以他的市场来定位的。有价格的作品,未必就是有价值的作品。他的观点是,自己觉得顺手就不妨干起来。觉得写小说顺手,写得称心如意,就不必心猿意马,写你的小说吧。相反,觉得写影视作品更对自己的路子,那为什么不走走

  这条路呢?

  他认为,好的文学作品,一般都有排他性。但他还是非常注重作品原版本的文学性,认为小说的文学性应该在影视剧的文学性之上。

  近年他最吸引观众的作品,包括新版《三国》。尤其是新版《三国》,褒贬不一。对此,朱苏进大度一笑。他说《三国》不但是一部戏,更是社会性话题。经典名著都是这个命运。他说他不在乎互联网上的随意漫评,反倒是比较在意那些大爷大妈的意见,他说后者更真实一些。网上有

  人挑刺,认为他台词中的大白话不真实,有违古人语境。朱苏进表示,他的版本,是一种故意的“全白”。至于许多观众挑出的台词中“硬伤”,朱苏进认为,有些硬伤他必须虚心接受批评,但有些所谓的“硬伤”,他只是有意选择观众习惯的表达方式。他说,三国时代的人怎么说话,估计罗贯中也不知道,既然是用白话处理台词,那就要充分考虑现代观众接受能力,不能太多咬文嚼字,毕竟人物语言是外在元素,是用来表现内容和思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