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王嘉言 漫画 陶开俭

  家住姑苏区的申丽娜是一名80后,在刚过去的618购物节中,清空了京东购物车里的所有商品,购买了足够全家用半年的洗护用品和生活纸制品,这些东西加起来还不到1000元,还不到一罐LA MER海蓝之谜面霜的价格。

  京东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刚过去的618购物节,苏州又拿下两个江苏第一:从6月1日到6月18日,苏州位居江苏网上下单量、下单金额两大榜单首位。618和双11这两个电商制造的节日,近年已经成为网民的两大购物狂欢节,居民通过网络购物的消费金额逐年攀升,显示了强劲的消费势头。另一方面,苏州也出现了一批高负债中产阶层,他们的消费出现了新的倾向:一方面呈现出趋优特点,同时也存在趋低消费。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似乎出现在同一批人身上。

  A

  统计数字:

  享受型消费比重逐步上升

  苏州统计调查公众网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一季度,苏州城镇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9553元,同比增长7.4%。其中居住消费和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占据了三分之一强。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居住支出2254元,占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的23.6%,同比增长15%。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1039元,同比增长7.8%,占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0.9%。

  这组统计数据的消费构成也真实地体现在普通市民的日常消费中。

  任先生是一位80后的新苏州人,拥有典型的三口之家,而且夫妇俩不打算要第二个孩子。他们觉得养好一个孩子已经不容易,现在的生活状态刚刚好:收入足以保证衣食无忧,孩子能受到良好教育,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任先生告诉记者,他们虽然是新苏州人,但很早在苏州买了房子,贷款压力不大。现在主要开支是旅游,也就是跟着孩子的暑假寒假安排出游计划,一般暑假海外游,寒假国内游。两次旅游,不包括购物的费用在3万多元左右,算是家庭中最大的单笔开支了。

  任先生这种情况,跟苏州统计调查公众网的统计结果高度契合:他们日常生活开支的大头已经转向教育和旅游等享受型消费。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组数据表明我市居民消费结构更加合理。2017年一季度,我市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2%,居民生活总体已进入相对富裕阶段。居民消费支出中的食品、衣着等生存型消费比重有所下降,而文化教育娱乐服务、医疗保健等享受型、发展型消费比重有所上升。

  B

  典型样本:

  高负债中产的日常开支

  今年4月,前国家财政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国家庭杠杆率已经升至接近50%。5月份,一张中国七大代表性城市的居民杠杆率图表在网上广为流传,七大城市中,苏州的家庭杠杆率居于中间位置。今年一季度,苏州住户存款8369元,贷款7660元,资金杠杆率为91.5%(见图表),略低于2016年93.8%的水平。横向比较来看,超过北上广的资金杠杆率,低于厦门、深圳、合肥的资金杠杆率。

  这个表格中的人群被称为“高负债中产”子阶层,他们拥有如房产等相当昂贵的资产,但由于按揭等的压力,形成了“有资产但不宽裕”的特点。园区的李女士家庭正是高负债中产中的一员。

  李女士是园区某公司的一名主管,她和先生加起来的家庭年收入在25万元左右,可以算是典型的中产阶层了。但是,在李女士的记账清单上,每个月的房贷支出就接近10000元,加上衣食住行方面的日常开支、小孩的教育培训费用等,粗略算起来,每个月的正常开支就在20000元左右,而且哪个项目都省不下来,基本成了月光族。

  和李女士类似,苏州这些高负债中产阶层也不在少数,你身边可能就有李女士这样的同学同事,名下有动辄价值数百万上千万元的房产,却开着一辆十万元的家用车,穿着百把元的打折裙子。

  另一方面,李女士衣柜里也收藏着好几个LV包包,几乎每年都会和先生去旅游度假,这些包包多数是在境外旅行时买的。

  记者在李女士家看到,李女士家虽然看上去并不是十分豪华,但家里的生活用品家用电器却都是高端产品,厨房里的电饭锅、烧水壶等清一色的象印牌。光一个电饭锅,就价值5000元左右。

  C

  理性修正:

  消费降级和消费升级并存不悖

  李女士这样的“高负债中产”是超级大都市化的产物,这个阶层的大量存在导致了趋优消费和趋低消费的两极分化。

  他们独特的生活状态推动了大规模的消费降级(趋低的,或者更趋理性的消费品类与服务),也推动了“八百元一次的全套美甲”等活跃的消费升级(趋优的,或者更具犒赏性、或自我投资的消费品类与服务)。

  最具现象级的就是一些精品杂货店,用10元店拉低了优质品的价格,却实现了低价品的品质升级。比如像大创就是这样一家受到年轻白领欢迎的日系平价店。

  为了体验高负债中产阶层的趋低消费感觉,记者昨天下午来到位于苏州乐园旁边的泉屋大创十元店。

  记者想购买一包有尖角的化妆海绵。化妆的妹子都知道,有时候画错眼线需要擦拭,最好用的是化妆海绵的尖角部分。但市面所售的海绵粉扑多为圆形,有尖角的海绵不是很好买。此前记者购买的都是MUJI/无印良品的角形海绵,价格为40元/包。

  逛了一圈后记者发现,这里的物品价格基本都是10元,很多物品印着日本制造的字样,看上去制作精良,性价比很高。在化妆品专区的一个货架上,记者找到了想要的角形的海绵,有五角型和四方形两种规格,都只要10元一包。

  像这样的10元店,确实给一些追求性价比的消费者提供了理性的选择。他们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方式,但也会选择一些低价质优的商品来满足日常消费需要,这种趋低消费行为和趋优消费行为在一个人身上可以并行不悖而毫无违和感。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市民收入的提高,消费升级是总体趋势,人民的生活水平消费水平肯定是越来越高,但高负债中产阶层的情况也相当普遍,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种现象,消费降级只是在消费升级道路上的理性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