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南京下了一场大暴雨,南京一名大二学生因为在积水中捞了一条大鱼而被称为“捕鱼哥”,成了新晋网红。有人说南京生态太好,小哥救了鱼一命,有人则质疑鱼的来历,“菜市场跑出来的吧”。面对争议,记者找到了这位“捕鱼哥”,听他详细描述当天的情况。而所谓的南京暴雨“市民街上摸鱼”的解读,随着该校地理位置的曝光而不攻自破。

  这张“小伙捕鱼照”是炒作还是真事?

  晨报记者求证 “捕鱼照”假不假?

  6月10日中午,南京工程学院一位同学在校园积水的路上捞起了一条大鱼,这一消息在南京工程学院校园里传开了,小伙子举着肥鱼的照片经过网络传播,成了当天的热点。南京晨报的官博转载了这条消息后,中国新闻网官微、北京、深圳、杭州等城市以及南京本地媒体的官方微博都转载了这条消息。

  看到这张照片,不少网友热议,其中也有人质疑:这条鱼真的是从积水里捞起来的?“搞不好是自我炒作,反正我不信,你看照片里学校的积水就那么点深,怎么可能跳出这么大一条鱼呢?”

  质疑一:这位“捕鱼哥”在炒作吧?

  晨报求证:他是大二学生,学校官博确认真有此事。

  记者辗转找到了这位新晋网红“捕鱼哥”,他跟记者描述了当天的情况。王淑磊告诉记者,他是南京工程学院光电151班大二的学生。6月10日上午,他们一个班的同学去学校信息楼做工程光学实验。上午11点左右,他在回东区宿舍吃饭的路上,经过学海湾和天印湖的那座桥时,看见桥面上有差不多到脚脖子的积水,“我突然看到水面上有波纹在移动,就感觉底下有鱼,我和两个朋友就去抓了。”

  对于“捕鱼哥”这件事,南京工程学院官博随后也确认属实,并发微博称王同学为南工程新晋一哥,“听说‘雨过会天晴,见鱼会逢喜’!相信所有小伙伴们期末考试都会顺顺利利哒!”对于大鱼最后是怎么处理,王同学说,眼下正在准备期末考试,他放生了锦鲤,希望逢考必过。

  质疑二:学校哪来这么大的鱼?

  晨报求证:当时鱼在排水道旁,学校里有个大湖。

  对于有人质疑这条鱼是买来作秀的说法,王淑磊说在他们南京工程学院里同学们都不觉得这事奇怪,因为南京工程学院跟别的高校不太一样,校园里有一个很大的天印湖,“我是连云港人,以前也碰到过城市被水淹了,在路上能抓到鱼的事情。但是,这个鱼究竟是怎么上桥的我真的不太清楚。”

  网友“老薛的出口”在南京晨报官博下留言:当天这条鱼本来是在下水道挣扎,小哥看见了把它救出来放生了。王淑磊说,当天的情况是,保安为了让积水下去得更快,就打开了桥上的排水道,他发现鱼的时候就在排水道旁。至于鱼最后的下场,他的确是放生了,“我看到鱼肚子比较大,应该在产卵季,我就让同学帮我拍了照以后把它放到湖里了。当时桥面的水比较浅,估计它自己是游不回去的。”

  6月10日当天,南京晨报官博第一时间转载了这条消息。

  ▲有此一问:

  一条鱼为何引发如此波澜?

  今年浙江高考语文卷阅读理解部分,选取了青年作家巩高峰的短篇小说《一种美味》。阅读理解最后一题,要求考生对文章最后从锅里跳出来的鱼“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中的“诡异的光”进行理解,让不少考生戏称“十年寒窗,败给一条草鱼”。而南京雨中冒出的这条鱼恰好在此时出现,激发了网友对于网络流行词的追逐心理。

  这条鱼的出现也的确有些“诡异”。虽然这场大雨创下南京站1951年以来日最大降水量气象纪录,但是雨大雨急到能在校园里摸到鱼也是不可思议的。事实上,在这轮暴雨面前,南京经受住了考验。

  比如,未雨绸缪,提前预降玄武湖水位至9.7米,比正常水位低0.4米。同时,还提前预降了金川河、内秦淮河水位,提高湖泊河道调蓄空间,改善防洪排涝条件。10日一场大雨,玄武湖水位从9.7米涨到10.20米,短时间内上涨了0.5米,若不是提前采取预降措施,主城区防汛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比如,位于玄武区的银城东苑等地,由于地势低、内部缺乏调蓄设施,往年积淹水情况严重。得益于雨水管道和集水口增设改造、现状管网疏浚等工程,本月10日,小区主干道几乎没有积水。

  家住新街口的IT业人士张先生告诉记者,“那天大雨,一张河海大学校门口被淹的照片在网上扩散,我也转了,后来我老婆嘲笑我说那是去年的老照片。”

  不能忽略的事实是,之所以南京工程学院能有鱼出没,跟该学校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位于江宁的南京工程学院临湖而建,天印湖面积近500亩,一个足球场的面积大概为7000平方米,这样算来天印湖的面积相当于四十几个足球场。所谓的《南京全城暴雨 市民街上摸鱼又摸虾》的新闻则忽略了该大学的地理位置,弄混了临湖的学校内部道路和城市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