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仅是一个新药从开始研发到成功上市的“生命周期”,而对于中国新药研发的发展来看,近十年却意义非凡,“敢叫日月换新天”。它孕育并孵化出一批中国新药创新的有生力量,从萌芽到破土而出,而BioBAY正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

  2000年初,全球化的烽火正浓,许多华人精英乘上跨国企业开疆扩土的战船,回到国内打拼,并逐渐走上高位。也有少数成为创业者,却每每挣扎求存,步履维艰。今天,群雄逐鹿,有的苦尽甘来,有的坚守不渝,“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让他们即将沐浴在新药发展的“春天里”。

  继一月研发客推出江湖之张江系列,我们又推出第二个专题策划——“十年BioBAY“。

  作为曾经的见证者,我们邀请到BioBAY原负责人刘毓文女士讲述了当年的历史。2007年,BioBAY最早竣工两栋大楼,第一拨十几家公司进驻。2009年之前的发展很慢且极为艰难。据她回忆,那时创业的人很少,海归回到中国做新药研发企业的更少,而BioBAY从一开始就定位只做创业企业孵化。

启珂年会BioBAY的展台,BioBAY中橙色代表热情和活力(桑晓东供图)启珂年会BioBAY的展台,BioBAY中橙色代表热情和活力(桑晓东供图)

  专注做创新创业企业的孵化,在那个时候,中国生物医药产业起步的初期,似乎其他园区都没有这么精准的定位。访谈中,刘毓文笑着说:“当时看又傻又窄的定位,因为没有太多人相信中国企业可以做创新,也没有太多投资人愿意投创新企业。”然而,正是这种咫尺之内造乾坤的气质,奠定了BioBAY与张江迥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当十年的时光倾城而下,如今的BioBAY已集聚460余家创新企业,60位国家千人,企业已获得上百亿的总融资规模,成为中国最受资本关注的区域。现在我们站在了产业发展的风口,如何让BioBAY和企业借助东风、大鹏展翅,是我们下一步思考的焦点所在。”BioBAY现任总裁庞俊勇说道,“我们现在就是以‘专注、联合、创新’的态度,努力构建全球最好的生物产业生态圈,我们希望将全球的资本、人才、科技等各方面的资源完美地拼接在一起。”

  一个生物产业园的10年,也是中国新药研发公司群体生存的十年。我们在BioBAY中选取了6家企业,它们处于不同的成长阶段。最早成立的企业在创新药领域打拼已10年有余,最晚成立的公司至今只有3周年。这些公司的创始人清一色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海外科学家,背景有所不同,有大学教授、国外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创始人,也有跨国公司的研发负责人。回国后,他们都是直接在中国创建自己的公司,投身新药研发。

  这6家公司大致反映不同时期中国新药研发的策略选择,早期的公司融资困难,2008年前后成立的公司遭遇金融危机资本寒冬,它们不得不依靠平台技术支撑企业的发展,或者勒紧裤腰带,只为了能把实验进行下去,因此,早期的公司在研发策略上明显带着求稳的痕迹。最早开始从事研发的公司,只对已经上市的药品进行剂型改造,后来逐渐有公司开始对化合物的结构进行少部分修饰,跟进国外已经获批上市新药的靶点和适应症,走得最快的公司也只敢尝试跟进处于临床后期开发的新靶点。这些公司最大的特点是起步艰难,初期研发进展缓慢,新药研发立足于中国市场。

  在‘十年BioBAY’系列中,您将读到派格药业、开拓药业、天演药业、丹诺医药、康宁杰瑞以及信达生物等苏州制药企业曲径通幽、峰回路转的创业故事。他们对于创业、融资及运营的认知理解和心态,必然随着时机而有所不同。我们挖掘这些不同之处,从中了解中国新药研发走过的蜿蜒之路,探索这股新药研发热潮形成的动力始于何处。

  伴随着BioBAY十年的发展历程,苏州生物制药创业家们独具匠心地创造出丰富多样的创新生态,或见‘柳暗花明又一村’,使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