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惠玉兰

  上周,本报记者接到多位家住园区的居民反映,称园区星湖街、现代大道、阳澄湖环路等路段夜间经常出现“飙车”现象,大排量的摩托车和改装汽车发出轰鸣般的噪音严重扰民。记者从园区交警大队了解到,园区交警已关注到此现象,并加大巡查和整治力度。但由于“飙车族”时间、地点经常不固定,执法取证比较难。

  每晚9点后楼下就会“轰轰轰”

  王先生家住星湖街荣域花园,从去年开始,每到晚上9点至11点的时间段里,他都能听见从小区楼下传来阵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不知道是摩托车还是改装的私家汽车。”王先生说,每次想睡觉的时候,总会被这些轰鸣声吵醒,甚是烦扰,这样的轰鸣声严重影响到了小区居民的生活。王先生说,为此事他多次投诉过,但是,时至今日,这种飙车扰民的情况,始终没有缓解。

  家住现代大道的陈女士也深受“飙车族”噪音之苦。“每晚11点多吧,时间不是特别固定,每天都要在楼下轰轰轰……”陈女士说,这样的轰鸣声在她家楼下要持续三四分钟左右,每天如此。据陈女士说,这些“飙车族”经常出现在现代大道和华池街路口。而据市民徐先生反映,“飙车族”还会出现在高架环线、苏雅路、阳澄湖环路等路段。一般路况较好的主干道,“飙车族”经常出现。徐先生说,他曾经看到这些人驾驶改装过的汽车在正常行驶的车辆中穿来穿去,速度极快,稍不注意就会发生交通事故,而且这些“飙车族”夜间飚车时还会带来很大的噪音污染。

  时间、地点不固定

  取证难执法难

  知情人告诉记者,在园区,飙车族”一般都跑“零四赛”,“也就是“0-400米直线加速赛”。5月19日晚11点左右,记者刚到现代大道华池街路口就听见,有“轰轰轰”的声音传来,等记者想走近看时,四辆车已经跑得没了踪影,只有刺眼氙气灯光和巨大的引擎轰鸣声。

  据交警部门透露,飙车族基本上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车辆既有豪车,也有非法改装的普通车辆,其中还有摩托车,马力强劲、外表酷炫。“他们会选择一些路况好、车流量少的时段,时间和地点非常不固定。”园区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许静枫表示,这给交警执法带来一定的困难,“如果能确定他们什么时候飙车,民警设卡抓现行是可以进行执法的,但是这样非常难。”许静枫透露,园区警方一直在关注此事,不久前就发生过一辆私家车发生单车事故后报警,然而,在警方进一步调查中发现,这辆车并非单纯的单车事故,而是因飙车而引发的交通事故,警方随即对该起事故进行了深入调查处理。

  对于飙车扰民问题,执法部门确实相当头疼。机动车在道路上高速、超速行驶,随意追逐、超越其他车辆,频繁、突然变换车道、近距离驶入其他车辆之前的行为称为危险驾驶行为。这种野蛮驾驶行为又被人称为“飙车”。据交警部门介绍,查处“飙车”行为除了取证难外,还存在处罚依据不明的情况。据了解,相对醉驾入刑,对飙车行为的处罚目前也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依据。此外,由于目前警力不足,执勤民警也无法长期坚持深夜上路守候查处。

  记者从园区交警部门了解到,针对部分市民反映的情况,辖区交警中队一直在各大路口进行交通整治,加大市民所反映路口的管理与整治力度。在辖区交警中队的查处下,近期对摩托车已查处150辆,有效地改善了车辆扰民的情况。

  飙车恶性交通事故频发

  近年来,我国各地发生多起飙车引发的恶性事故。

  2009年杭州“5·7”飙车案。三辆车在杭州市区飙车,一辆改装的红色三菱跑车撞死行人。

  2011年12月,两辆汽车在北京密云县公路上的“追逐战”,一辆路虎与一辆帕萨特汽车相撞殃及在路边工作的清洁工,造成清洁工人死亡。

  2012年5月,一辆红色GTR跑车和一辆宝马车在深圳滨河大道飙车,GTR与同向行驶的两辆出租车发生碰撞,造成出租车内3人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