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西山倾倒垃圾案庭审现场太湖西山倾倒垃圾案庭审现场

  近日,全国瞩目的上海垃圾倾倒苏州太湖西山案在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涉嫌犯污染环境罪、被告人孙秋林涉嫌犯诈骗罪。经统计,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倾倒垃圾合计23336.3吨,苏州市各级政府部门为防止污染扩大、消弭污染及弥补损失,共计耗费850余万元。

  这起案件,让环境、食品和药品警察走进公共视线。他们既没有交警那样的“曝光率”,也没有刑警、缉毒警那样的惊险刺激的破案经历,他们的工作地点,在远离人们视线的野外排污口旁、隐秘的地下黑作坊里、看得见摸不着的电商销售网络上……

  本报记者高戬

  一起环保案推动一场转型升级

  苏州市公安局环境和食品药品警察支队(简称环食药支队),目前苏州公安系统中一支最年轻、最“迷你”的专业警队。

  环食药支队副支队长黄晨介绍,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环境污染和食品、药品案件基本上以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处理为主,警方很少介入,这是因为当时相关法律还不够健全,公安部门缺少执法依据。

  2013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司法解释,明确了危害食品安全相关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提出了相关罪名的司法认定标准,统一了新型疑难案件的法律适用意见;2013年6月,“两高”又出台了针对环境污染犯罪的司法解释,对污染环境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等问题作出了明确;2014年11月,“两高”对制售假药犯罪亮剑,出台司法解释,明确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等适用法律问题。

  “这些司法解释,为警方打击环境、食品、药品犯罪提供了执法依据,”黄晨说,2013年,环食药支队开始筹建,2014年12月正式挂牌。

  目前环食药支队只有22人,其规模还不如稍微大一点的派出所;加上各区分局、市局的对口办案民警,苏州环食药警察的总人数目前仅50人左右。

  环食药警察们上岗后遇到的第一起案件就是黄桥某电镀厂非法排污。相城分局的黄辉警官介绍,当时环保部门发现该厂附近河道里水质不正常,取样化验后发现重金属超标,于是怀疑该厂偷排污水。

  “在刑事案件里,脚印、指纹、血迹、毛发等都是证据,但环境案件里没有这些证据,我们面对的是迷宫式的管道。”黄辉说,他们对该厂的排污系统进行了地毯式排查,发现车间里排出的污水,经过管道汇入一个水箱,然后再进入厕所的水箱——原来,该厂为了节约成本,竟然将工业污水不加处理就用来冲厕所,最终导致周边环境遭到污染。

  “后来该厂的两名负责人被判刑了。这起案件在当地影响极大,企业老板们意识到,非法排污,不仅仅要被罚款、整改,还要面临牢狱之灾。同时,当地政府也以此为契机,积极推动工业转型升级。”

  “面对环保和公安部门的高压态势,污染环境犯罪的手法也在‘升级’。”环食药支队姚志强警官介绍,去年,东山的一个生活污水泵站突然出现大量的工业污水,“通常来讲,生活污水泵站里是不会出现工业污水的,因此,我们怀疑是有人把工业污水从别处运来偷偷倒在这里的。”环食药支队会同吴中分局进行了几个月的调查,结果令人大跌眼镜:这些污水竟来自相城区一家有资质的污水处理企业!原来,该污水企业的老板沉迷赌博输掉了上亿元,走投无路之下他动起了歪脑筋,收取了相关企业的污水处理费后,并未对污水进行处理,而是雇车将污水直接运到其他地方倒掉。据统计,该污水处理厂先后将1万多吨未经处理的工业污水直接倒掉。

  污染源的跨区域“流动”,在吴江也发生过。吴江区公安局的杨罡燊警官介绍,有一次,社区民警无意中发现吴淞江边上有一个地下作坊,里面有两个散发着异味的蓄水池,环食药民警获悉后立即赴现场取证,发现蓄水池里“五毒俱全”,各种重金属超标。于是,民警暗中监视,发现一辆槽罐车不定期地向该作坊运送工业废液,跟踪这辆槽罐车,又发现了三个同样的作坊。原来,这几家作坊通过置换反应的方法从工业废液中提取有色金属,运送废液的槽罐车上面还有一个“上家”,该“上家”与好几家工厂达成协议,打包收购他们的废液,进而批发给地下作坊。警方抽丝剥茧,最终一举抓获了15名犯罪嫌疑人。

  神秘“吃货”端掉黑心调料厂

  环食药警察们经常溜达在大街小巷,光顾各种小吃店和大排档,尤其是麻辣烫、米线、凉皮等,要是哪家店的生意特别火爆,他们就会重点关注。

  和一般“吃货”不同,环食药警察们关注的不是这些小吃是否美味,而是它们是否符合国家安全标准。有毒有害食品是环食药警察们重点打击的对象,有毒有害食品中最常见的非法添加剂是罂粟成分,对此,2016年4月上旬,市局环食药支队组织全市公安机关开展“打击非法添加罂粟壳专项行动”。

  有一家连锁米线店,在短短的一两年中就在苏州发展了几百家加盟店,而且每一家都生意火爆,回头客特别多。于是,环食药警察们悄悄地去了多家加盟店,买了米线打包带回局里,用罂粟碱试纸进行检测,发现汤料里含有罂粟碱成分,“这些米线店之所以生意如此火爆,就是因为罂粟碱让食客们上瘾了。”

  加盟店的业主们反映,他们的汤料是总部统一配送的,于是,民警们突击检查了连锁店总部,在仓库中发现了一种没有任何标志的调料包,检测发现,这种调料包里恰好含有罂粟碱。老板交代,这种调料包是武汉的一家调料厂生产的,于是,民警们又赶往武汉,在这家调料厂的原材料仓库里找到了几百种粉料,民警们对每一种粉料都进行检测,最终确定一种“黄粉”里非法添加了罂粟碱。

  在打击非法添加罂粟壳专项行动中,全市公安机关梳理排查各类餐饮商户3000余家,破获在食品中非法添加罂粟壳案件6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03名,查获罂粟壳、罂粟粉等非法添加原料100多公斤。

  阻击“黑针”,保卫“面子”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近年来,“锥子脸”成了很多爱美女性的追求目标,纷纷去打“瘦脸针”。

  苏州高新区分局(虎丘分局)高传才警官介绍,“瘦脸针”的药物是肉毒素,国家对肉毒素的管控极其严格,“目前,只有两种产品获批在中国上市,而这两种产品,打一针的成本就要2000元左右,于是,很多走私货甚至地下作坊的山寨货在市场上出现,成本最低的只要80元一针,很多贪便宜的人对这些走私货、山寨货趋之若鹜。根据我国法律,这些走私货和山寨货都属于假药。”

  今年3月,一则“微整形”广告在高新区的微信朋友圈内广泛流传,广告中声称可以提供廉价“瘦脸针”。高新区警方迅速锁定了广告的源头金某,发现她和很多美容院开展合作,美容院帮她介绍客户,她和客户们通过微信联系,有时提供上门打针服务,有时约定在宾馆开房打针,有时则在她的“美容工作室”里打针。民警们在侦查时发现,金某每次给客户打针时,都装模作样地穿上医生的白大褂。

  在追踪金某时,民警们又发现了一个“庄老师”,此人在高新区的“地下美容圈”里名气很大,之所以被称为“老师”,是因为他不仅自己给客户打“瘦脸针”,还为其他的“美容师”提供打“瘦脸针”培训服务。为“庄老师”供货的上家是郑州的孟某,两人是在上海某“美容培训班”一起上课时认识的。最终,金某、庄某和孟某都以涉嫌销售假药被抓获归案。

  走私、山寨“瘦脸针”的暴利令民警们震惊:“庄老师”在短短的几年中买了几套别墅,落网时其银行卡内有300万元现金;园区的另一名“美容师”,原本是一个美发店的洗头工,入行打“瘦脸针”两年多,他就买了两套住房,一辆宝马X5、一辆保时捷,落网时,他正准备再去买一辆玛莎拉蒂,还计划着开一家美容医院。

  民警们介绍,“微信美容院”的“医生”们很多根本不懂医学常识,有的是化妆品销售员、有的是做美甲的,甚至还有夜场服务人员,有些人的全套设备都是淘宝上买来的,“肉毒素的保存运输要求很严格,但有些犯罪嫌疑人很随便,比如园区的那个洗头工,就长年把‘瘦脸针’放在车里。我们建议爱美人士千万不要相信朋友圈里的‘瘦脸针’广告,不然很可能美容变毁容。”

  没有光环,却有沉甸甸的责任

  绝大多数的交警队、刑警队、经警队和派出所的墙上,都挂着群众们赠送的锦旗,但环食药警察们没有这样的“光环”,上岗两年多来,他们几乎一直默默无闻。

  “其他警种办理的案件,都有具体的受害人,比如盗窃案,当失主领回自己的财物时,会直观地感受到公安机关的工作成果,又如凶杀案,当凶手被绳之以法时,受害人家属会感到欣慰。而我们侦办的案件,基本上都没有特定的受害人,比如环境污染案件,如果要说直接‘受害人’,就是河道、土壤和空气。”环食药支队的倪伟铭警官说,这种工作特性,注定了他们要默默无闻。

  姚志强觉得,他们肩上的责任重大,“我们要保卫绿水青山,保卫群众健康。环境、药品和食品安全,牵涉到每一个人的利益,如果我们不行动,受害的就可能是我们自己和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