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高戬

  一个星期前,毗邻拙政园和北寺塔的别墅小区“庭园”大门口,小区业主们将一群人拦住,这些人是该小区里一家民宿的住客,双方僵持不下,最终闹到了派出所。

  昨天下午,类似的场景再次上演,一群来自南京的客人打算入住该民宿,结果被庭园的保安拦在小区大门外,派出所又一次被惊动了。

  小区业主和保安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认为这家民宿属于非法经营的黑旅馆,陌生人进进出出带来了安全隐患。

  这两次纠纷折射出一个尴尬的事实:苏州城里的民宿,目前处于没有合法身份的“地下状态”。

  日前,相关部门发布了《关于促进苏州市乡村旅游民宿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这意味着乡村民宿有望获得合法身份,而它们的“城市同行”们何时能够“转正”,还是一个未知数。

  A

  别墅区开民宿遭业主抵制

  “庭园”里的民宿开在一座连排别墅里,经营者郑女士告诉记者,她本人是一家酒店集团的管理人员,由于工作关系,近年来她一直关注民宿的发展,而公司也打算向民宿方向发展,于是,在公司的支持下,她从朋友那里租下了这套空闲的别墅,装修后于今年春节后开张。

  “由于我们的民宿位于苏州古城著名景点附近,再加上小区环境和内部装修都不错,所以很快在网友中产生了一定的口碑,每个周末都有一些外地客人前来住宿。”郑女士说。

  但自从这家民宿开张后,小区物业就不断接到其他业主们的投诉。一位物业工作人员表示,业主们认为,民宿不应该开在小区里,陌生人在小区里进进出出会带来安全隐患,无奈之下,物业在该民宿外面安装了一个摄像头,“目的是监控住宿客人的行踪,看他们是否会影响其他业主的正常生活。”此外,物业在客人进入小区时要求他们登记身份信息。据悉,有业主专门盯住这家民宿,一旦发现有客人入住就拍照上传到业主群里。

  4月29日晚上,矛盾第一次大规模爆发了。物业工作人员说,这一天,先后有3批客人入住这家民宿,其中一批多达10人,“客人入住后离开了小区,当天晚上他们返回时,小区的部分业主和业委会成员堵在小区大门口,不让他们进入,后来闹到了派出所。”而据郑女士说,有业主还闯进了民宿,把客人强行赶了出去。

  此事在小区业主群里激起轩然大波,业主们展开了激烈讨论,后来,业委会要求物业在小区里拉出横幅,内容为小区里“禁止一切经营性活动”。

  “这一次是我的一个朋友结婚,他的朋友们从南京过来参加婚礼,打算住在我这里,我其实没有收钱,但业委会还是要求保安把客人们拦在门外,”郑女士说,她被迫打了110,最后在民警的调解下,客人们才进了小区大门。

  B

  苏城的民宿全是“地下党”

  作为旅游业界的新生事物,近年来民宿在苏州快速发展,已经“从乡村走进城市”。

  苏州城里到底有多少民宿?这个问题很难说得清。记者登录“蚂蚁短租”手机客户端,发现仅苏州日报社附近方圆两公里范围内就有几十家,标价最高的3680元,最低的200元。

  “蚂蚁短租”显示,苏州火车站附近、人民路北延一带民宿扎堆,绝大部分开在居民小区里。昨天中午,记者以游客身份与其中一个开了13家民宿的经营者取得联系,被告知只剩下一套房源,该经营者介绍,这些房子都是从业主手上租下来的,按照家庭风格进行装修,“能让客人感受到家的氛围,不像快捷酒店那样‘冷冰冰’的。另外,我们在价格上也有优势,两个房间能住4个人,才200多块钱一天。”

  和开在别墅区里民宿相比,这些开在普通公寓楼里的民宿更令邻居们难以接受。火车站北侧一高层小区的业主叶先生说,他家楼下开了一间民宿,每天下班回家时能遇到拖着行李箱的住客,有时他连电梯都挤不上,“更尴尬的是,一些不自觉的住客深更半夜还会制造噪音。”

  苏州城里到底有多少民宿,这个问题之所以说不清,一方面是因为数量多,另一方面是因为它们处于“地下”状态,没有一个部门能提供准确数据。

  在庭园别墅区里开民宿的郑女士说,“身份”问题对她造成很大困扰,由于没有“身份”,所以她的民宿无法与公安部门联网,如果住客提供伪造的身份证也无法识别,这的确是一种安全隐患。

  公安部门证实,目前苏州市区的民宿确实没有合法身份。

  C

  是“短租房”还是黑旅馆?

  庭园小区的业主们认为,郑女士经营的民宿,其性质是黑旅馆。而郑女士表示,民宿是一种“共享经济”,将闲置的民宅房屋拿出来与需要住宿的人共享;此外,民宿的经营方式和旅馆也有区别,以她的民宿为例,并没有专门的服务员,客人们入住后基本上都是自助的,“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开旅馆,而是短期租房。”

  但公安部门并不认可“短期租房”的说法。苏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郭文华警官介绍,按照目前的管理规范,只要以天或小时来计费的住宿服务,都属于经营旅馆行为,从这个属性上来看,民宿属于旅馆范畴。而开办旅馆,需要获得工商营业执照,通过消防和治安部门验收,对住客进行实名登记,等等,而事实上,目前的民宿不符合这些要求,所以,公安部门目前按照黑旅馆来认定民宿。

  新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蒋勇伟也认为民宿属于旅馆业,应当获得相关部门的行政许可,所谓“短租”,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毕竟房屋租赁应该有个合理的期限。蒋勇伟同时表示,在居民小区里开民宿还牵涉到其他法律问题,因为在小区里开民宿,不可避免地会占用全体业主的共有资源,比如电梯、道路、车位等等,也有可能对其他业主的生活造成干扰。

  D

  民宿管理“从农村走向城市”

  今年“五一”假期,江苏省消协组织了122人体验团队,对全省60家民宿进行了暗访,发现60家民宿中95%没有消防应急包,87%没有逃生通道图,33%的民宿公共区域每个楼层明显位置没有配置灭火器,37%没有消防应急照明灯具和灯光疏散指示标志,20%没有设置开向户外的窗户供人员逃生。

  记者对苏城的部分民宿进行了走访,发现情况与省消协暗访的结论大体相当。

  作为资深酒店业人士,郑女士认为,苏州的民宿迫切需要获得合法身份,受到政府的统一规范管理,这样才能打响苏州民宿的品牌。

  事实上,去年8月,吴中区就出台了苏州首个民宿(农家乐)管理办法,推行联合会办制度和备案登记制度。由区旅游局牵头会同消防、公安、环保、卫生、住建等16家单位派人集中合署办公,并实行“一站式”服务,为符合相关规定的旅游民宿发放备案登记证;此办法还重点推出了五大方面的管理细则,即消防安全指导意见、治安管理规定、餐饮服务食品安全基本要求、公共场所卫生管理要求、环境污染防治管理要求。同时,明确了旅游民宿的名称定义、体量界定、申请准入、服务经营、管理组织和发展原则。

  近日,《关于促进苏州市乡村旅游民宿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征求意见稿发布,对民宿经营规模、经营条件、治安、消防、食品安全等作出一系列规定。这意味着全市乡村民宿即将获得合法身份。

  那么,苏州城里的民宿呢?市旅游局相关人士表示,先把乡村的民宿规范管理起来,取得经验后再探索城市民宿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