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敏刚在葫芦上雕刻陈敏刚在葫芦上雕刻

  处己何妨真面目,对人总要大肚皮。

  陈敏刚是金阊新城居民,但大家都喜欢叫他“葫芦王”。陈敏刚喜欢收藏文玩葫芦,还喜欢在葫芦上作画题字,他的工作室,就是一个葫芦艺术品展览室。而那副对联,是陈敏刚最喜欢的,理由很简单,葫芦的大肚皮就如同做人的宽厚,他希望自己也能有这一番宽厚。

  11年前,陈敏刚在花鸟市场闲逛时,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葫芦引起了他的兴趣,在挑选几个后,回家就随手放在了家中的窗台边。不到一年后,买回来的葫芦颜色从黄色变成了浅红色,而且时间越长,红色越厚,越亮。如果在手中把玩,那这种色泽加速的过程会更明显。就这样,陈敏刚与葫芦交起了朋友,开始认真学习和研究葫芦。

  中国最大的工艺葫芦产地在山东聊城,与葫芦交上朋友后,陈敏刚就一发不可收。多次奔波前往聊城,他看到了众多葫芦艺术品。其中,一种叫手捻葫芦,特别让陈敏刚感兴趣。这种葫芦只有七八厘米高,与一支烟高度差不多,正好一手能握在掌心内,特别受大众喜爱。人们发现,这种在手中把玩的葫芦,时间长了,会玩出包浆来,颜色越玩越好看。加之,文人雅士在葫芦上作画,刻字,让这种葫芦的艺术价值进一步提升。就这样,陈敏刚买了几麻袋回来。

  陈敏刚的想法很简单,他要尝试在葫芦上刻字,把葫芦变成真正的艺术品。尝试以后却发现,石头上刻字,刻刀锋利坚硬,但在葫芦上刻字下手力量大了,葫芦就被刻穿了。刻刀在印章上刻字,那是平面,而葫芦上刻字,是有弧度的。这诸多问题让当时的陈敏刚很矛盾。后来,一位雕刻

  桃核的朋友向他建议,用桃核雕刻刀试试,兴许可以。这一提议,让陈敏刚脑洞大开,他购买了桃核雕刻刀尝试,果然,容易多了。但问题又接踵而来,字刻好了,如何让它有墨迹呢?在甘肃采购葫芦时,陈敏刚特意去拜访了一位葫芦作画专家,这位专家告诉他,用上好的黄山徽墨,蘸少许水,在刻好的字上轻轻涂抹即可。果然,这一方法十分有效,涂抹后的字体非常清晰,墨迹干后,也没出现“渗漏”现象。为了让刻好的字边缘光滑油润,陈敏刚还发明了用打磨指甲用的打磨器给葫芦打磨。这一套工序操作完成,葫芦上的书法作品也就完成了。

  “以前大家都在玩核雕、手串,现在很多人开始玩葫芦了。”陈敏刚说,他不算是个手艺人,但他非常喜欢葫芦,为此,他辞去了工作,现在一心扑在葫芦的艺术创作上。他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他说葫芦是北方的特产,但如果能把苏州的元素放到葫芦上,那南北的人都应该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