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张登峰摄影张健

  按照苏州习俗,冬至夜家家户户都要祭拜祖先,还要喝冬酿酒,一家人一起吃团圆饭。而这团圆饭里,卤菜是不可或缺的一道美食。昨天是冬至夜,苏州大街小巷飘出一抹卤菜香味,卤菜店的门前则排成了长龙。尤其是苏州“老字号”卤菜店,更是“挤破门槛”。老苏州人讲,虽然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衣食无忧,可祖先流传下来的习俗不能丢。

  再长的队也要排

  “冬至大如年,再长的队也要排啊。” 昨天上午8点左右,记者来到观前街陆稿荐卤菜店时,卖菜窗口已经排了一条长约30米的队伍。人群中的沈叔叔排在最后。问及这么长的队为何还要排时,沈叔叔说,苏州人的冬至夜不仅要祭祖,还要团聚,因此,为了一家人晚上热热闹闹地聚会,再长的队也要排。在记者等候了半个小时左右,沈叔叔终于买到自己心仪的卤菜,拎着卤菜回家了。而这个冬至夜,他和老伴要跟女儿、女婿、外孙还有亲家一同聚会,享受天伦之乐。

  下午2点左右,记者来到凤凰街杜三珍卤菜店。营业员陈女士正和两位同伴正忙着切卤菜、卖卤菜。由于窗口买卤菜的市民排着长队,她们正抓紧时间切菜、称重、打包,忙得不亦乐乎。“上午到现在只喝了一口水。”营业员陈女士也是苏州人,她告诉记者,由于她了解苏州本地习俗,她们前几天就开始为冬至夜卤菜做准备了。昨天为了免除上洗手间的麻烦,她们早餐吃得比较少,而且尽量不喝水,避免买卤菜高峰时间去洗手间。然而,即便这样,她们还是没按时吃中午饭。直到下午1点半左右,三位营业员才稍微空出一点时 间,快速吃了点午饭后,继续营业。

  陆稿荐副总经理张安君告诉记者,包括刚刚过去的这个双休日,陆稿荐一共为冬至夜卤菜准备了酱肉2500公斤、牛肉1500公斤、叉烧1500公斤,酱鸭2000只等50个左右的卤菜品种。而且昨天早晨7点多就有市民来排队。为此,观前街陆稿荐原本8点半营业,结果提前到7点半开门,还在原来9名营业员的基础上,增加了2名营业员为大家服务。

  传统习俗不能丢

  “二两猪头肉、半斤牛肉、半斤熏鱼。”昨天上午,姑苏区三元二村19幢的杨金标老伯来到小区附近一家卤菜店,购买了三样卤菜。“现在年纪大了,猪肉吃得不多,但每年我都要买一点。”今年78岁的杨金标告诉记者,每年的冬至夜,他都要买点猪头肉。为何?这里面还有一段亲情故事。

  原来,杨金标是个独生子,小时候住在爱河桥附近的马路一区。上世纪80年代才搬迁到三元二村。年少时,杨金标的父亲是一位造桥工程师,家庭条件相对而言“还不错”。但在杨金标12岁时,他的父亲不幸去世。虽然他是独生子,但在那个年代,母亲一个人带着他生活,日子过得还是比较艰难。

  在杨金标的记忆中,他母亲舍不得吃肉,每次有好吃的,全部留给他。有一年冬至节,母亲拿出家中仅剩的3元钱,去卤菜店买了点猪头肉和五香豆回来,还包了几十只馄饨,祭祀好祖先后,母亲端出肉和五香豆,让杨金标吃得津津有味。但他的母亲只吃了一点剩粥。当他问母亲为何不吃肉时,他母亲却说“儿子有得吃,不会冻一夜。而且以后会吃得更好、更饱”。这是他母亲对他以后生活的期待,更是对他的关爱。

  在杨金标的印象中,他小时候每年过的冬至节,要比春节热闹得多。那时,虽然物质条件匮乏,玩的东西很少,但他跟母亲坐在“暖锅”边吃着蔬菜的感觉最难忘。而吃完“暖锅”,他就提着灯笼,跟其他小朋友出去逛街去了。杨金标说,随着改革开放,他们一家的生活条件逐渐好了起来。每年冬至夜,他母亲总会购买一些卤菜回来,而且每次都有猪头肉。现在,杨金标和老伴的退休生活衣食无忧。但每年冬至节, 他还是会叫三个儿子回来,再购买几样卤菜,而且每次必买猪头肉,祭祖后跟儿子和孙子辈们欢聚一堂,热闹地过个冬至夜。“这是祖宗留下的冬至习俗,不能丢的。”杨金标说。

  入乡随俗过冬至

  很多“新苏州”可能不太了解苏州“冬至大如年”的习俗。不过,也有例外。在园区都市花园小区,新苏州人周建每年也跟着老苏州过冬至夜,体验与老家不同的节日氛围。

  周建来自江苏泰州。1999年,周建与女友一同来苏州打拼。2003年,两人在苏州结婚并落户。虽然泰州与苏州不远,但生活习俗有点区别。“我们老家的冬至节叫‘过冬’,只是包馄饨祭祖,没听说吃卤菜和‘冬至大如年’。”周建说,来苏州16年,由于跟老苏州打交道的时间较多,潜移默化中,他们家的日常生活,已经与苏州融合了:喜欢吃甜食,也跟着过冬至夜。而且每年冬至夜,周建也会购买冬酿酒、卤菜和冬至糕团回家品尝。

  “苏州的卤菜品种很丰富,我最喜欢吃酱汁肉。”周建说,苏州卤菜中的酱汁肉被煮得肥而不腻、入口即化,而且香甜可口。因此,每年冬至夜,他跟妻儿都要品尝酱汁肉。“作为一个外地人,跟着老苏州一起过冬至夜,也不失为一个对来年愿景的祝福。”周建说,冬至祭祖后,喝点桂花冬酿酒,吃点卤菜,这个冬至夜就过去了。但其实,他品尝的 不仅是苏州美食,还有苏州的文化。因为老苏州人将浓浓的亲情和幸福平安的美好愿望传递下来了,体现了苏州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这个习俗也充满着正能量。因此,他很乐意过这样的冬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