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的龚正耄耋之年的龚正

  师从吴门名医,一生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即便到了耄耋之年,依然带病为乡亲父老看病,还常常不收一分钱……在相城区阳澄湖镇的湘城老街上,88岁的龚正不计个人得失,默默守护百姓健康的事迹被广为传颂。

  行医70年来,他不忘医者使命,坚持修医德、行仁术,造福一方百姓。凭借着在卫生防疫工作中的突出表现,他曾获得卫生部“点赞”。可喜的是,今年他又一次被国家卫健委“相中”,成功入选“共和国名医——我从医这七十年”主题活动,成为了全国188位从医七十年的老医生代表之一。

  师从吴门名医 立志做懂药又懂医术的医生

  龚正于1931年出生在吴县阳澄湖畔的一个中医世家,祖上开药房,闻着中药味长大的他从小就立志当医生,“我想做一名懂药又懂医术的医生,帮助更多的人解除病痛。”

工作中的龚正工作中的龚正

  于是, 1946年5月,刚满15周岁的龚正便被父母送到了苏州,师从吴门医派名医李畴人、唐祥麟先生学习中医内科、中医外科,从此走上了行医之路。

  1951年,跟师5年的龚正学成出师,回到了吴县湘城,并且在自家药房开起了私人诊所。不过,随着政府鼓励私人开业医技人员参照“政府领导、自愿结合、集体经营、民主管理”的原则组建联合诊所,他便放弃了开业没多久的私人诊所,毅然加入了其中。

  “开私人诊所虽然收入可观,但救治的毕竟是少数人,加入联合诊所可以将自身所学更好地回馈社会,实现个人价值,这也是我学医的初衷。”龚正介绍,联合诊所的出现,可以很好地缓解当时农村基层医疗资源短缺和布局不均衡的情况。在这过程中,他有幸见证了个体开业医生走向集体化、纳入国家体制的历史变迁。

  紧接着,1952年龚正又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开始接触西医,并进入吴县中西医进修班学习西医理论,这为其后来善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治病救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说, “自己必须与时俱进,用包容的心态去学习医术。”

 老照片见证旧时代老照片见证旧时代

  投身卫生防疫工作30年 卫生部曾为其“点赞”

  在联合诊所时期,龚正一方面利用简陋的设施设备,为老百姓开展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另一方面则致力于预防接种、传染病防治等卫生防疫工作。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吴县是血吸虫病的重灾区之一,为了响应国家 “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龚正毅然投身到了这场“战役”中去。深入田间地头宣传教育、开展大规模查螺灭螺行动、每年对公社粪便进行普查、治疗血吸虫病人约5000人次……龚正带领着血吸虫病防治小组没日没夜地持续“作战”,最终有效控制了血吸虫病蔓延。

  1958年,吴县湘城公社卫生院成立,龚正凭借出色的工作表现,被任命为副院长。之后,他又着力于培养农村赤脚医生,为建立以大队卫生室、公社卫生院为基础的农村预防、医疗体系贡献了毕生心血。在那个缺医少药、疾病肆虐的年代,龚正常背着药箱,靠着一双脚,深入农村家庭、田间,积极宣教卫生防疫保健知识,还挨家挨户,亲自参与接种各种疫苗、口服麻痹症糖丸、改水改厕等卫生预防保健工作,为消灭天花、白喉、小儿麻痹症,控制霍乱做了大量一线工作。

  龚正清晰地记得,1958年的冬末春初,苏州麻疹大爆发。在目睹了一户人家两个小孩因为麻疹不治身亡的悲剧后,龚正把自己“锁”在了医院里,开始没日没夜地研究“药方”,最终,他运用中西医结合的理念,成功救治了无数病患,有效缓解了当地麻疹疫情。

  不仅如此,龚正还领导湘城公社卫生系统于1966年夏秋之交控制了乙脑流行,同年冬季控制了流脑流行。鉴于其对血吸虫病、麻疹、乙脑等传染病防治工作的杰出贡献,1983年5月龚正被任命为湘城公社卫生院院长;1984年10月卫生部为龚正颁发了“从事卫生防疫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

卫生部为龚正颁发的“从事卫生防疫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和勋章卫生部为龚正颁发的“从事卫生防疫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和勋章

    年老多病 依然以治病救人为乐

  面对功名,龚正总是淡然一笑;面对荣誉,他总说非一人所为。他常说,行医之人,治病救人才是首当其冲的重任。于是,多年来他时刻不忘钻研医术,提升医疗服务水平。甚至在57岁,濒临退休的年龄,他依然勤学苦读,获得了中医副主任医师资格。

  1991年3月,60周岁的龚正,从医院退休,本该颐养天年的他却没有闲下来。他去到苏州百年老字号中药店——沐泰山堂把脉坐诊,这一坐,就是十五年。在不坐诊的日子里,龚正则在阳澄湖镇的老宅里为街坊邻居开方子。直到后来,身体欠佳,腿脚不便,他便索性在家中坐诊。

 一面面锦旗是病患对他最好的认可 一面面锦旗是病患对他最好的认可

  “老龚医术很好,而且年纪越大看病越谨慎,他有把握看好的才给看,不会耽误别人治疗。”老邻居王阿姨介绍,龚正开方子只是象征性地收点钱。遇到家庭条件不好的病人,一分钱不收甚至还倒贴,给街坊邻居看病也从不收钱。

  “我希望能让病人花最少的钱,看好病。”龚正回忆说,曾经有个病人,来找他看病,去抓药的时候才发现,他开的30块钱的药方和病人在苏州市里花300多块钱,排了一上午的队开出来的方子几乎一模一样。从此之后,该病人就一直在他这开方子治病,直到康复。

  “能在晚年继续给人看病,说明我活着对这个社会还有价值。”耄耋之年的龚正,身上装着心脏起搏器,身患高血压、慢性肺阻、气管炎等多种疾病。每当子女劝他好好休息,安享晚年时,他总是说,治病救人能让他心情愉快,忘记病痛。“人心情好了,身体也就跟着好起来了,给别人看病其实是在给自己做康复治疗。”

   心系中医传承 后悔没多带几个徒弟

  事实上,龚正从医70多年来,从未离开过临床工作。他默默耕耘一生,时刻关注中医药事业发展,晚年时,更是心系中医传承。

  在龚正的家中,有一个略显破旧的书橱,里面除了装载着各类医书、手抄病案等,还有数十本记事本,每一本上都清晰地记载着多年来治病救人的心得体会和经验做法,以及读书看报时摘抄的与中医药发展息息相关的经验论述、先进技术等,龚正一直视若珍宝。

龚正视如珍宝的手抄病案龚正视如珍宝的手抄病案

  “这些对我而言,是心血更是财富。”龚正说,最近他正在考虑将家中一些有价值的书籍、文献资料等捐出去。“希望能留给后人,发挥更多的价值。”

  在漫长的行医路上,龚正始终遵循“西为中用”的原则,坚决走中西医结合道路,并深刻领会到新时代中医药学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重要性。在他看来,中医想要发展就必须吸收现代科学,同时加大人才队伍培养。

  “临床诊疗要以问诊主诉为切入点,辨病与辨证相结合,要采用现代医学技术辨病,再用中医学天人相应、四诊八纲来辨证论治。”这是龚正时常告诫晚生后辈的话。

  如今,每每提起行医路上的得与失,龚正不无遗憾地说道,“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没有多带几个徒弟,以及子女中没有学医之人。”(黄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