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家政行业存在一些乱象,保姆虐待幼儿、老人以及偷盗财物等事件时有发生,甚至出现毒杀老人、纵火夺去一家四口性命的极端案件。当然,不能因为几个“恶保姆”的极端案例就怀疑整个保姆群体,更不能由此污名化整个家政行业。相比于宣泄情绪,更值得追问的是:规范家政行业应从何处着手?

  七成家政服务从业人员

  认为社会对其存在偏见

  市人大代表谢建红是市妇联主席、市人大常委会兼职委员,她长期关注维护我市妇女、儿童、家庭权益等方面的问题。在今年年初的市人代会上,她提交了一件关于推进我市家政服务业健康发展的建议。

  目前苏州全市有家政服务企业及机构2000多家,从业人员约15万人。谢建红在调研中发现,我市的家政服务仍以初级的“简单劳务型”为主,市场供需信息不对称。据统计,目前家政人员从事各类家政服务中,家庭保洁占77%,烹饪32.6%,照顾孩子和老人分别为14%,均属于初级“简单劳务型”。家务管理、家庭教育等高级“专家管理型”服务几乎空白。此外,我市家政行业组织化程度偏低,企业管理呈松散型,对家政员服务进行考核的机构仅占37.9%。大部分家政企业对家政员重使用、轻服务,重介绍、轻管理。但与此同时,52.8%和34.4%的雇主希望家政企业对家政员的服务加以考核和提供后续服务。

  另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家政服务从业人员职业认同感低。56.5%的从业人员认为其社会地位不高,70.1%认为社会对其存在偏见。为此,提高待遇、加强技能培训、成立维权组织成为家政员提高社会地位的依次选择。而据调研,66.8%的雇主会选择本地或省内籍贯的家政员,半数以上雇主对家庭财产、人身安全有顾虑,认为家政员素质偏低。可见,对于家政服务业,传统观念、行业歧视是存在的,行业社会认同感仍偏低。

  谢建红表示,当前家政服务业已成为极具发展空间的朝阳产业,然而,目前我市家政服务业的发展仍不成熟,供需矛盾仍很突出,且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急需引起重视。

  推进持证上岗挂钩制度促进家政服务职业化发展

  为促使我市家政服务业健康有序发展,谢建红提出建议,加大政策推进力度,促进行业产业化、规范化、品牌化发展。“2014年,我市出台了《市政府关于鼓励发展家庭服务业的实施意见》,希望相关的配套文件政策等尽快落地。”谢建红说,应该尽快制定《苏州市家庭服务业服务规范》等行业标准,推出家政职业中介机构资质等级的划分与评分细则和规范化的家政服务协议书等,使家政服务企业有章可循,让家政服务业从无序竞争向有序发展。

  另外,谢建红提出,要发挥行业协会桥梁纽带作用,引导家政服务行业有序发展。行业协会要通过协会独立的社团法人和自治组织,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制定行规行约,来促进会员单位依法经营。行业协会要建立家政服务信息平台,提供市场需求信息,发布行业工资指导价位,明示服务质量,开展诚信服务。人社部门、行业协会应制定出台家政企业考核定级和家政员职级评定体系,积极打造家政服务品牌,推进家政行业走上现代服务业的发展轨道。

  谢建红同时提出,要推进家政服务员培训与持证上岗挂钩制度,促进家政行业职业化发展。应强化家政从业人员专业化程度和综合素质,以提高职业道德、职业技能为核心,开展不同类别、不同职级的培训。

  “鼓励和引导有条件的家政企业实施员工制管理,促进家政服务企业化发展,使家政服务业走上职业化的道路。”谢建红说,应建立家政服务员保障维权体系,采取多种渠道解决长期从事家政服务人员的社会保障和相关职业保险,使其安心从业,促进行业稳健持续发展。依法在家政行业中建立工会和行业调解组织,妥善及时调处企业与从业人员、从业人员与雇主的矛盾纠纷,切实维护家政人员的合法权益。

  将定期公布失信黑名单用舆论监督倡导诚信家政

  带着代表的建议,记者采访了市人社局农民工工作处处长胡敏。她说:“在培育我市家服业的龙头企业方面,我们将鼓励家政企业做大做强,引导企业规范化、连锁化、品牌化经营。重点培育有成长潜力的现代家庭服务企业,推广互联网家政服务模式,建立符合时代需要的新型家政服务业态。”

  据介绍,2014年1月,市政府办公室下发了《关于鼓励发展家庭服务业的实施意见》,该意见是苏州市首个家庭服务业方面的扶持性政策文件,在全省率先推出给予符合条件的员工制家政服务企业从业人员特岗补贴、给予家庭服务业技能公共实训基地建设资金奖励等举措。同年,市人社局根据实施意见,联合市财政局先后出台了《苏州市区家庭服务业特岗补贴操作细则》《苏州市区家庭服务业实训基地认定操作细则》《关于对家庭服务业实施专项职业技能培训活动的通知》等三个文件,从操作层面上具体细化了相关政策。2015年10月,市人社局再次联合市财政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苏州市区家庭服务业相关政策的通知》,提高了市区特岗补贴标准和适用范围。

  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将建立健全行业自律机制。预计明年一季度将完成家政员信息服务平台建设,研究制定《失信家政员管理办法》,通过定期在家协网站公布失信黑名单等形式,利用舆论监督,倡导诚信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