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的生活可谓寸步难行。12月25日,记者从省公安厅治安总队获悉,自2015年12月以来,我省累计排查登记无户口人员6万多人,在各级公安机关的共同努力下,如今他们全都上了户口、领取了身份证,过着充满阳光的日子。

  全省公安随时发现 随时解决户口问题

  [数据]

  2015年12月,中央部署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意见出台,江苏省公安厅立即进行研究部署。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把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作为年度重点工作,建立无户口人员常态排查登记机制,做到随时发现随时解决。

  2016年3月,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在贯彻落实国务院意见精神的基础上,建立健全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日常工作机制,同时对无法申领到《出生医学证明》、原籍情况不明等情况复杂的无户口人员办理户口登记政策予以进一步明确。

  工作中,全省公安机关治安人口管理部门和派出所民警深入基层、深入村组,梳理档案资料、实地走访摸排,逐家逐户进行访查,全面摸清了实际居住生活在江苏的无户口人员数量、个人基本情况及产生原因,逐一登记造册,确保无户口人员底数清、信息准。在此基础上,各地公安机关按照逐人研究情况、分类提出方案、逐步分批解决的总体思路,创新分类解决机制,逐一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

  截至目前,全省累计排查登记无户口人员61653人,已全部登记户口,办结率达100%。

  因婚嫁导致的无户口最难办

  省公安厅治安总队人口管理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无户口人员形成的原因很多,有的是因未办理《出生医学证明》而形成的无户口人员,有的则是农村地区因婚嫁被注销原籍户口的人员,还有未办理收养手续的事实收养无户口人员,等等。而在给这些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的过程中,最难操作的就是农村地区因婚嫁被注销原籍户口的人员。

  “一般来说,这些人的原籍地往往在偏远山区,有的甚至连家在哪里都说不清楚。”这位负责人介绍,为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需要核实他们的身份,一方面要排除其已经在其他地方登记过户口,另一方面还要排除其为潜逃的犯罪嫌疑人,难度很大。

  非婚生娃变更监护人上户口

  [典型案例]

  2016年年底,苏州高新区狮山派出所受理了一份特殊的户口材料,已经60多岁的王某申请将孙子宋某的户口报在自己户内。宋某2012年出生,是王某儿子的非婚生子。2014年,王某的儿子去世,宋某一直跟着祖父母生活,他的母亲则下落不明。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宋某始终没有户口。

  根据《江苏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出生申报应按照随父或者随母自愿落户的原则,宋某父亲已去世,但母亲曹某还健在。高新区公安分局人口管理大队配合王某通过多次工作,寻找到孩子母亲曹某。但曹某表示,因个人原因,无法履行对孩子的抚养责任,并且其本人的户口在外省,不愿意将孩子户口报在自己名下。

  为此,苏州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建议孩子祖父母通过法院变更孩子的抚养权来解决户口申报问题。今年7月,法院将宋某的监护权判给王某,其母亲曹某不再行使对孩子的监护权。孩子的户口终于报上了。

  四川妹嫁来江苏52岁有户口

  52岁的周某出生后被送给他人抚养。两岁时,养父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养父家无力抚养3个小孩,于是又将周某送回其亲生父母处。因住在山区离镇上派出所有几十公里路,加上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父母未为周某等4个女儿申报户口,周某从小也未读过书。

  24岁时,周某跟着同村人到常州焦溪打工,后经人介绍与焦溪的莫某相识,两人结婚生子。如今,周某连孙子都有了,但自己的户口问题却一直未解决。今年以来,为解决周某的户口问题,常州警方多次向周某老家派出所发函了解周某户籍,得知其老家派出所没有周某户籍信息,周某父亲已经死亡,母亲80多岁,哥哥远在云南打工,其他姐妹也在浙江等地打工。于是,民警又电话联系周某哥哥,进一步了解周某相关情况,同时做好电话记录,并在其现居地走访了解情况,做好询问笔录。

  最终,经过当地警方大量细致的调查核实,并对周某采集血样,在全国打拐库进行比对,排除其为被拐卖人员后报上级审批。今年10月17日,周某终于在常州市天宁区申报了户口,解决了她52年的无户口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