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苏州张杏娣有一手编草焐窠的绝活。老苏州张杏娣有一手编草焐窠的绝活。

  苏报讯(记者 朱雪芬 通讯员 李诗骢)提起给饭菜加热保温,大家立马会想到微波炉、电饭锅等,而在老苏州的记忆里,有样“焐饭神器”,它不用电、不用煤气,不用担心烧焦烧糊,省事更省心,那就是“草焐窠”。眼下,这样的“焐饭神器”已难觅踪影。昨天,在阊门片区(金阊街道)虹桥社区张家浜小区,记者见到了老苏州张杏娣,她有一手编草焐窠的绝活。

  “年轻的时候,我和老伴都住在农村,地里收割下来的稻草能派大用场,编成草帽、草鞋,还能编制成草焐窠、米窠、立窠等功能各异的器具。”说起草焐窠,今年74岁的张杏娣打开了话匣子,她说,以前家里的草焐窠派几种用途:一是把煮好的饭菜放在里面,可以保温四五个小时。草焐窠特别适合放陈米饭,焐在里面几个小时,慢慢就会有一股稻花香味。二是可以储存生米,因为草焐窠是用稻草编的,透气性非常好,生米放在里面不会发霉生蛀虫。

  另外,草焐窠还有一种特殊用途。张杏娣说,以前,家里大人忙着出门干活,没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就会把小孩放到立窠里面。所谓的立窠,其实就是草焐窠的“升级版”,一般上小下大,高约一米,下部密插竹片,供小孩站立之用,底部可以放一些熏热的炭块,让热气从下往上钻进焐窠,可以冬日供暖。小孩站立其中,立窠上沿正好在孩子的腋下,孩子双手活动自由,稳定又环保。

  张杏娣说,草焐窠一般是从下到上编五层,再加一个底座,要用十多斤稻草。编的时候,一把稻草拿在手里,双手翻绕,半天就可以编好一只。张杏娣喜欢用一种“凤凰稻”的稻草来编草焐窠,这种稻草柔软易弯,韧性又好,可塑性强。相比之下,杂交稻草就比较粗硬,容易折断。“现在稻草很难觅到,更不要说好的稻草。”前不久,张杏娣得知隔壁邻居要回安徽老家,赶紧托他们带了十几斤稻草回来。这么“珍贵”的原材料,张杏娣舍不得都用掉,前一阵,有个邻居“盯”她好几天,请她帮忙编个草焐窠。“她不是用来焐饭菜的,是用来当狗窝的,可以说是草焐窠的一种新出路吧。”张杏娣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