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20年,漫长追凶,1997年发生在张家港德积镇的凶杀案终于告破。嫌疑人在当年杀害妻子后,给父母留下一封诀别信,就此销声匿迹。20年间,张家港警方始终没有中断案件线索的搜集和侦查,嫌疑人也格外谨慎,不向任何人吐露过往,从不使用通讯类工具,更是几乎与亲人断了联系。警方追凶20年,如今尘埃落定。

  妻子深夜惨遭杀害丈夫留下诀别信消失

  1997年5月27日一早,张家港市公安局德积派出所接到丁某报警,称其23岁的儿媳程梅被杀。警方在现场勘查时发现,程梅躺倒在厨房间的稻草堆里,身中两刀,已死亡多时,致命一刀是被利器砍切致气管和颈动脉离断。而此时,同居一室的丈夫丁明却不知去向。

  德积派出所会同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案件的侦破工作。经查,死者程梅和丈夫丁明是安徽无为人,在张家港保税区(金港镇)德积小明沙村承包土地种粮。但夫妻关系并不融洽,事发前不久,夫妻俩发生过激烈争吵。

  妻子深夜惨遭杀害,丈夫却无故失踪,且两人情感矛盾突出,专案组由此推断,丁明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很快也得到消息,丁明的父亲收到儿子的来信,坦言犯下大错,希望父母照顾好自己,不要惦念他这个儿子。

  线索断了再找找了又断20年曲折绵长不懈追凶

  梳理丁明的社会关系,显示他的交际网并不复杂,逐条线索排摸下来,警方依然没有掌握他的确切消息。随后,警方将丁明上网追逃,和他有关系的亲友也逐渐离开了张家港。考虑到丁明极有可能与亲人联系,警方围绕丁明在安徽老家的30多位近亲属开展侦查。与此同时,在安徽警方的配合下,民警深入当地走访排摸,悬赏征集线索。然而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警方的排查始终一无所获。

  直到2006年,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从安徽宣城传来,有人见到一名疑似丁明的男子。专案组立即起程前往,疑似对象顺利找到,核实后并非丁明。类似的线索数年间未曾中断,让警方倍增压力的是程梅年迈的母亲。民警至安徽走访,每次都要探望程梅的母亲。老人老泪纵横的模样,让民警心酸不已。

  丁明究竟是更换身份藏匿在某地,还是因某种意外已不在人世?

  专案组的推测倾向于前者,同时,考虑到丁明出逃后不会以真实身份示人,想要长期稳定且不被人察觉地藏匿,老家安徽是最好的选择。因此,警方的突破点仍集中在丁明的亲属身上。

  2008年,丁明的母亲病重去世。民警推测,如果丁明与家人有联系,极有可能现身,随即在医院驻守,然而丁明没有露面。

  “漂白”身份不用通讯工具难逃人像识别终被锁定

  20年时光流转,主管此案的张家港市公安局德积派出所、刑警大队的民警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接手的民警从来没有放弃努力。与此同时,警方的侦查技术也日新月异,尤其是大数据等先进的侦查科技被应用于实战。

  今年6月,警方通过人像识别比对系统,发现一名叫“代虎”的安徽籍男子与丁明高度相似。得到消息的当晚,专案组连夜赶赴安徽。这名叫“代虎”的男子无论年纪、长相都和丁明极其吻合,同时还发现“代虎”的身份竟同时被两人使用。由此判断,其中一个“代虎”极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丁明。

  6月23日上午,安徽宣城某菜场,民警出现在“代虎”面前将其控制。在反复被问到姓名时,“代虎”终于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就是丁明。戴上手铐的一瞬间,长达20年的逃亡生涯就此终结。

  据丁明交代,1996年他带着妻子程梅到张家港承包田地。原本夫妻俩感情和睦,可自程梅去上海歌厅打工后,她结交了其他异性并且怀孕。丁明选择原谅妻子,让她重新回归家庭。

  案发当天,程梅刚从上海回到张家港,原本以为已偏离轨道的生活将步上正轨,怎料当晚程梅突然提出离婚,丁明不同意,程梅拿起菜刀以自杀作要挟。看到妻子态度决绝,长期压抑在丁明心中的屈辱和不甘顿时冲破理智,他愤怒地夺下

  刀,猛地朝程梅的脖颈砍去……

  深知犯下罪行的丁明连夜潜逃,在逃亡路上给父母写信交代事因。他先后逃窜至南京、上海等多地,以打零工为生,生怕泄露行踪不敢用身份证,每个地方都停留不长。之后,丁明潜回安徽,机缘巧合下得到“代虎”的身份。“漂白”身份后,丁明在宣城落脚并娶妻,以种藕维持生计。

  20年来,身负命案的丁明格外谨慎,不向任何人吐露过往,从不使用通讯类工具,更是几乎与老家的亲人断了联系。如今,等待丁明的将是法律从不缺席的制裁。(文中人名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