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叶永春

  昨天上午,相城区黄埭镇春旺路,油漆工小连去买盒饭,选择了走绿荫较多的绿化带,不料成片枯叶下面藏着一口深井,小连一脚踩碎盖板坠入井中。在一人多深的积水中,小连挣扎求救了近半个小时,直到旁边工地上的老板娘徐雪英发现,当场一声大吼,工地上的工人全都跑出来,把小连救了出来。

  小伙怕晒走绿化带

  坠入深井

  小连来自福建泉州,今年25岁,跟着朋友在黄埭春旺路一处工地做油漆工。昨天上午10时30分许,连日阴雨天后出现久违的阳光,可小连是个怕晒的人,他出去买盒饭时,没有走水泥路面,而是选择了工地围墙边树荫较多的绿化带。一路踩着枯枝碎叶,不料还没走出50米远,小连脚下突然一沉,整个人猛地下坠好几米,直到落入水中,他才发现自己掉进了一口井里。

  坠入井中后,小连感到左侧腹部火辣辣地疼,似乎被什么东西割伤了,更可怕的是井中的水很深,直淹到他脖子处,双脚踩不到底,他又不会游泳,只能张开双手往四处乱抓。庆幸的是,垂直的井壁上有一个小窟窿,成了小连的救命稻草,他用手死死抠着这个窟窿,勉强让脑袋露在水面上。

  紧跟着,小连开始拼命呼救,但他发现井内的空间很大,井口却不大,每喊一声,井内有回响,但传出去的声音很有限。同时,这口井位于春旺路旁的一条小道内,根本没有人经过,也没有人发现他。在挣扎、呼救近半个小时后,小连体力透支双手发麻,几近绝望时,头顶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是不是有人掉下去了?”

  听到这句话,小连知道,自己有救了!不到1分钟,多名工人围到井口,开始实施救援。

  老板娘一声大吼搬救兵

  小连坠井后,听到的第一句话,来自徐雪英。徐雪英是江西上饶人,和小连在一个工地,但彼此不认识,她老公承包了工地上的大理石安装工程,她负责给自己的工人做饭,工人们平时喊她“老板娘”。

  昨天上午10时30分许,徐雪英在正对春旺路的工地北门传达室给工人们做饭,几乎在同一时刻,小连从几十米外的东门外出,坠入井中。“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音,但不确定,又忙着要做饭呢,没想那么多。”徐雪英说,灶上炒菜做饭声音大,工地上部分工人还在施工,机械发出的声音更吵,她听到轻微声响,还以为是远处有人在吵架,就没停下手上的事。

  中午11时许,徐雪英将饭菜都做好了,走到工地内去溜达,准备喊三楼自己的工人吃饭,这时候,一楼其他班组的工人也停了活,全在厂房里吃饭。四周的噪音小了,

  徐雪英注意到,刚才那个类似喊叫的声音一直没停,她“又是个有些好奇的人”,心想吵架也不至于吵这么久,就循着声音慢慢往工地东边靠,最后来到围墙旁,才发现那个声音就在围墙外面,还越来越像是“救命”。

  “第一声‘救命’还不太清楚,又站着仔细听了听,才发现真是‘救命’。”徐雪英说,她跟着声音朝围墙外认真找了找,发现围墙外绿化带的香樟树下,有一口井,就对着井的方向喊了一声:“是不是有人掉下去了?”听到井里有人回应,来不及出去查看,她就跑到厂房一楼外,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工人,大吼一声:“有人掉井里了,快来救人!”

  徐雪英的大声求救,惊动了一楼五六名工人,他们来自安徽、河南等多地。得知围墙外有人掉井里,大家放下饭盒,等不及打开门口的伸缩门,直接从门上翻越出去,确认井里的小连还能说话,工人们一边报警,一边找工具。最终找来一把2.5米长的人字梯,伸到井里,发现长度不够,又将人字梯展开成5米长的一字梯,发现放到井里仍不触底,便又找来绳索等,将梯子固定好后,让小连爬上梯子,大家再将他拉上来。

  井盖老化严重“吃人井”可别再出现

  小连被救上来时,脸色已有所发青,庆幸的是救援及时,没有大碍,经初步检查,他左侧腹部有皮外伤,随后被工友送去医院接受进一步诊治。

  记者看到,这口深井位于春旺路与西塘河路路口西侧约200米处的丁字路口,宽1.5米以上,长2米以上,井中有积水,看不到明显标记,一时无法判断是什么井。井盖上有厚厚一层树叶,被小连踩碎的井盖只是其中一部分,其余部分也老化严重。徐雪英说,在救小连的过程中,她无意中踩到旁边的井盖上,也感觉脚下“咯噔”一下,眼看也要断裂,是工人提醒她注意,才立即退了回来。

  出了这件事后,这口井的四周已有人用绳索、树枝进行提示,但工人们还是感到不放心,生怕有儿童、捡废品人员接近时有危险,也担心其他地方还有类似的老化严重的深井。随后,记者与相城区便民热线取得联系,向工作人员反映了这口井存在的隐患,工作人员详细记录后表示,将尽快联系相关部门到场查看,并作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