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肖明

  不少大爷大妈喜欢跳广场舞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全国各地因为广场舞而产生的各种矛盾也是频繁出现。不久前,洛阳的广场舞大爷大妈们侵占篮球场并群殴打篮球的青年;接着,南京一篮球场又被广场舞侵占;如今,苏州的一些广场舞大爷大妈们又“入侵”了虎丘山风景名胜区,引发了不少游客的不满。

  唱唱跳跳,虎丘好“热闹”

  昨天上午8时左右,记者来到虎丘山风景名胜区。此时,游客开始陆续进入,环山路上也有不少早锻炼健步走的市民了。当记者来到万景山庄门口时,听到一阵节奏清晰的广场舞旋律。循声而去,记者看到了十多名大妈正在跟着旋律舞动。这些大妈跳舞的地点大约只有10平方米不到,场地中间还有一处大型山水假山盆景。大妈们“翩翩起舞”时候全神贯注,对周围游客的侧目毫不介意。

  距离广场舞不到50米的地方,有一群大爷大妈在一个平台上载歌载舞,大声合唱着一些怀旧歌曲,唱到兴奋时掌声雷动,欢呼声甚至盖过了一边的广场舞的音乐。除了广场舞和合唱团,在万景山庄小山坡的凉亭里,还有一位老人正在演奏萨克斯。

  “我们来这里游览,还以为这里是个健身公园。”一位游客见到此情此景表示有些尴尬,在原先的印象中,苏州的景区内应该“是一个安静文雅的地方,现在广场舞都进来了,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而院内还有一个茶室,本想安静聊天的茶客不得不提高嗓门才能让坐在对面的人听到自己的话。“我们本来想到这里来聚会休闲的,现在感觉还不如到外面饭店来得安静。”一位茶客吐槽,以前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大妈:地方又近环境又好

  “我们年纪大了,睡得早起得更早,没什么爱好,也就喜欢稍微跳跳舞。”一位家住留园的广场舞大妈告诉记者,来到虎丘跳广场舞,主要是因为家附近没有像样的活动场地,即使有场地,早上五六点如果跳舞会影响年轻人休息。“起太早,如果在家里会把小辈们吵醒,所以就到虎丘。”当记者问起为什么不到免费公园去,这位大妈说因为虎丘距离自己家最近。

  其他的大妈们都是自称住在虎丘山附近,由于没有适合的场地,所以才到虎丘山来。而大妈们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除了近,还因为这里环境非常好,比较安静,不会被打扰,而且地方又大,足够她们跳舞。

  “我们也不会影响那些游客的,我们到9点多基本上就结束了,大家都要回家买菜做家务的。”一位大妈告诉记者,她们都是趁游客大规模进入景区之前离开的。

  记者调查发现,到虎丘山锻炼的大爷大妈并非都是住在附近的居民。一位吹萨克斯的老人是特地从吴江来到虎丘山的。他告诉记者,他每天5点多起床,专门坐车赶到市区,等到了虎丘的时候正好等开门。

  那么根据大妈的说法,留园附近除了虎丘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跳舞吗?百度地图的测距功能显示,留园距离虎丘直线距离为2.3千米左右,而距离桐泾公园的直线距离则有3.8千米左右,距离运河公园则为2.5千米左右;距离留园最近的广济公园,仅仅只有500米左右的直线距离。

  那么这些大爷大妈选择虎丘山仅仅是因为距离近环境好吗?有一位大妈告诉记者,其实选择虎丘山还有一个原因是交通方便。记者查看发现,能够到达虎丘的公交线路有816路、949路、游1路北线、32路、快线3号等。但是记者又查询了一下桐泾公园的公交线路,有900路南线、923路、9005路、游5路南线等10余条线路,而且边上还有轨交二号线的站点。

  管理处:已影响正常游览秩序

  虎丘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副主任商春华介绍,前两年景区内偶尔会有晨练的市民唱歌跳舞,而且持续时间不长,工作人员遇到之后,均能够通过语言进行劝阻,而且规模很小,仅仅是三三两两的情况。但是从今年开始,合唱团、广场舞开始规模越来越大,已经严重干扰了景区正常的游览秩序。

  据介绍,合唱团与广场舞团队不仅现场使用高音量的音箱播放乐曲,还使用萨克斯、二胡、唢呐等乐器现场演奏,对于景区管理人员的劝阻置若罔闻。虽然景区管理处曾经多次邀请活动团体派选代表与管理处协商,但均遭到了拒绝。由于这些活动带来了各种不文明的行为,比如在景区内随意抽烟、随地大小便等。

  记者在虎丘山入口看到游览须知,其中就规定了不得随地吐痰、便溺;禁止在吸烟区以外场所吸烟赌博、酗酒、高声喧哗。

  据了解,虎丘山风景名胜区是全国文明单位、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根据《国家5A级景区评定标准》,景区内的噪声指标应达到国标一类标准,也就是白天55分贝。而根据《苏州园林保护和管理条例》,苏州的园林内要保持整洁的园容园貌和安静的环境;《中国公民国内旅游文明行为公约》也要求游客应当遵守公共秩序,不喧哗吵闹。

  市民言行关乎城市文明形象

  “所有活动,只要是在公共场所,就要按照场所的相关规定和要求去规范自己的行为,这不仅仅是市民素养的体现,更是体现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姑苏区政协委员刘海林表示,参加广场舞等活动的人群一般都是老年人,对于身体健康的需求让他们走出了家门,这是一件好事,同时通过团体活动,增加了老年人的社交圈,同样也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情。随着老龄化越来越严重,老年人的退休生活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社会问题。

  “我们现在提倡的各类文明行为,倡导的对象不仅仅是年轻人,而是所有人,当然也包括老年人。”刘海林认为,公共场所的功能使用,的确应该实行空间共享原则,但是共享的前提是需要建立在互相尊重、遵守规则优先需求主导的前提下。如果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其他人的利益之上,那么这样的行为显然是不可取的。另外,中国素有礼仪之邦的美誉,景区作为一个对外的窗口,不仅代表了城市形象及文化,更代表了本地的风土人情。每一个苏州人,在公共场所都应该约束自己的言行。“苏州是我家,文明靠大家”,刘海林呼吁广大市民从自己做起,为整个城市的文明增光添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