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下午2点,太仓市沙溪镇虹桥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徐娟来到一家小型民企,她打开一个手提箱,拿出了一个电子血压计和一个平板电脑,为67岁的村民老蒋量血压,146/80mmHg——不到10秒钟,老蒋的血压值就从血压计传到了平板电脑上,然后再通过移动互联网同步到太仓市社区卫生服务系统数据库里。

  目前,太仓市所有的基层社区卫生服务站都配备了这样的移动互联设备,每天都有大量的健康数据通过这些装备汇入数据库;类似的移动互联设备,在吴中区也实现了社区全覆盖——这标志着苏州的公共卫生服务已经进入“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

  移动互联设备将给基层卫生服务带来怎样的变化?公共卫生大数据有哪些作用?如何保障公共卫生数据的安全?各地的公共卫生数据如何实现共享?本期“深读”报道,试图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掌上通”进入社区卫生服务站

  徐娟的这个手提箱,正式名称叫做“健康管理服务包”,里面包含了身份证读卡器、血压计、血糖仪、体重秤、脉搏血氧仪、体温计、腰围尺和手电筒,其中身份证读卡器、血压计、血糖仪、体重秤和脉搏血氧仪都具备蓝牙传输数据功能。

  徐娟向记者演示了这些设备的使用方法。只见她把村民老蒋的身份证放在身份证读卡器上,“嘀”的一声,她的平板电脑上自动弹出老蒋的健康档案页面。健康档案提示老蒋是个高血压患者,于是徐娟首先为他测量血压,血压计将老蒋的血压值通过蓝牙传给平板电脑,平板电脑再通过移动互联网传到太仓市公共卫生数据库,“卫计委信息中心的工作人员应该立即可以看到老蒋的健康档案已经更新了。万一没有移动信号也不要紧,平板电脑有离线储存功能,下次联网时会自动上传。”

  徐娟的平板电脑里储存着4299个村民的健康档案,以及慢性病管理、产妇随访管理两套系统,平板电脑和卫计委的数据库是双向互通的,能上传也能下载。

  据悉,移动互联的健康管理服务包已经在太仓所有的社区卫生服务站投入使用。

  太仓市卫计委信息中心主任张新伟告诉记者,最初的健康档案是纸质的,部分大的社区有上万人口,这些纸质档案的检索和调阅都很麻烦,因而常常在橱柜里“沉睡”。后来,太仓市实施了健康档案电子化工程,第一步先将纸质档案输入电脑建立数据库,方便了检索和调阅,但医生在随访时仍要先填纸质表格,回去后再录入电脑,仍然比较麻烦,于是,又进一步引入了移动互联技术。

  目前,太仓市的五种慢性病管理数据采集完全实现了移动互联,这五种慢性病包括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卒中和肿瘤。数据库资料显示,太仓现有高血压患者81204人、糖尿病患者19025人、冠心病患者1983人、脑卒中患者7109人、肿瘤患者3318人。卫计委工作

  血压计的读数通过蓝牙传给平板电脑。

  人员随意打开了一名高血压患者的健康档案,该患者的血压走势曲线立刻在电脑屏幕上出现;同样,在社区医生徐娟的平板电脑上也能看到该患者的血压走势曲线,根据该曲线,她可以判断目前该患者的治疗方法是否有效。

  吴中区的79个社区卫生服务站也实现了移动互联设备全覆盖。该区使用的是一种多功能家庭巡诊一体机,能自动采集血压、血糖、血氧、心电等数据,通过4G无线路由器传入卫生专网数据库;区卫计局信息中心主任颜庆介绍,平板电脑最近也在社区卫生服务站投入使用,健康档案建档、随访、慢性病管理、妇幼保健、学生体检等工作均实现了“掌上通”。

  公共卫生服务进入大数据时代

  目前,太仓市的公共卫生数据库中拥有62万多份市民健康档案,吴中区的公共卫生数据库中拥有92万多份市民健康档案,而且新的数据每时每刻都在汇入,“可以说,我们的公共卫生服务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颜庆说。

  公共卫生大数据到底有什么用?张新伟介绍,大数据首先为群众就医和医生诊断提供了便利,“打个比方说,一名患者要从乡镇卫生院去太仓市人民医院转诊,以前他要把在乡镇卫生院就诊的病历、各种检查报告、影像图片等资料带过去。但现在就不用这么繁琐,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只要访问数据库,就能调取该患者的所有就诊资料,患者也能免去一些检查费用。”

  公共卫生大数据的第二大作用,就是帮助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机构解决问题。比如,分析某个医院的挂号数据,就可以看出哪些时段、哪些科室非常忙,医院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调配资源;又如,分析群众就医费用数据,可以估算医保费用支出,为政府决策提供参考;再如,分析群众患病分类,可以分析出当地易感疾病,可以提供给疾控部门参考,为当地提供预防措施干预……根据不同的统计方法和算法,卫生数据库可以产生上百个子数据库,每一个子数据库根据卫生统计学都能“淘”出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公共卫生大数据的价值还体现在科研领域。比如,跟踪某个社区的高血压患者的服药记录以及他们的血压值曲线,就能对降压药的疗效进行评估,为药厂提供参考。

  对于群众而言,公共卫生大数据也并非“高不可攀”。目前,太仓市和吴中区都在研发个人版公共卫生服务APP,除了在线预约挂号、移动支付、签约家庭医生等便利功能外,用户还能随时掌握自己的健康资料、获取健康知识,从而更好地进行自我健康管理。

  保障数据安全,促进数据融合

  近年来,泄露公民信息案件层出不穷,其中不乏健康信息泄露案件:2014年—2016年,上海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韩某与黄浦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张某,非法获取了20余万条新生儿信息,转卖给专做婴幼儿保健品生意的女子范某,并由范某出售给同行女子李某、黄某等人;2016年,全国30省份275位艾滋病感染者称接到了诈骗电话,艾滋病感染者的个人信息疑似被大面积泄露……

  “在大数据黑市上,个人健康信息的交易价格高达每条30元。”颜庆表示,公共卫生数据的安全事关广大群众的隐私和利益,卫生部门在保障数据安全方面全力以赴。据悉,公共卫生数据库在物理层、数据层、传输层、应用层等环节层层把关,“只有通过认证的设备才能访问数据库,黑客要想侵入,先要攻破两道防火墙和一道安全堡垒机;每一个用户的每一步操作都会留下记录;只有刷门禁卡才能进入中心机房,门禁会记录所有的刷卡行为,同时还有监控摄像……通行的安全防范机制,我们全都用上了。”颜庆说,不久前,他们的数据库成功阻挡了“勒索病毒”的攻击。

  记者了解到,目前公共卫生数据库还面临着“信息孤岛”的问题。太仓市卫计委和吴中区卫计局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目前的公共卫生数据能够实现区域内共享,但跨区共享和不同层级之间的共享尚未实现,比如,太仓市的医疗机构与吴中区医疗机构之间无法共享数据,太仓市的医疗机构与苏州市的医疗机构也不能共享数据;精神病防治、传染病报告、计划免疫等国家垂直信息系统也尚未和地方公共卫生数据库对接。

  对此,苏州市卫生计生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吴亚表示,苏州市卫生计生系统正在致力消除公共卫生信息“壁垒”,“产生信息孤岛的主要原因是各地公共卫生数据库的技术差异和管理差异。我们正加紧开发公共卫生数据应用产品,希望通过大量的应用来促进数据融合。此外,卫计部门也在探索与其他条线部门的数据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