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贡姚青籽言

  妙龄女子夏天(化名)昨日向本报道出了她遭遇医托的经历:她原本是要到苏大附一院看妇科,但是在医院遇到了一位“热心”孕妇,在这个孕妇和另一个女子的轮番游说下,她被忽悠到博爱医院就医。让她无法忍受的是,这家医院的医生对她进行了违反操作常规的治疗,导致她现在担心会留下后遗症。

  妇科门诊外两“医托”唱双簧

  前天下午,夏天到苏大附一院挂了个专家号,在三楼妇科门诊外遇到两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女子,其中一个孕妇主动跟她攀谈起来。询问她的病情后,这个孕妇说,之前她也得了一样的病,在苏大附一院和苏州市立医院都没有把病看好,最后还是在苏州博爱医院看好的。

  随后,另外一个女子也主动加入聊天,对方说正准备去那个医院,问是否跟她一起去,并称苏州博爱医院跟附一院都是一个系统的,在苏大附一院挂的号只需要加两元钱就可以换成博爱医院的门诊号。在两个女子的轮番游说下,夏天来到了博爱医院。

  夏天告诉记者,她到了苏州博爱医院后,给她看病的是妇科徐湘蓉副主任医师,对方表示需要做阴道镜检测等检查项目,“我当时还特意跟医生说了处在月经期,咨询是否可以做检查,但那个医生没理我。”

  可在随后的检查过程让夏天心生疑虑,“同样的BV检查,博爱收取60元,而苏大附一院收费48元。”夏天还透露,她的收费单上有“彩色多普勒超声常规检查”以及“支原体培养及药敏”这两个项目,可检查单上并没有这两个项目的报告,她怀疑医院根本没有给她做这两个项目。

  夏天告诉记者,当时她检查完后在医院门口遇到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交谈中得知她也是遇到了跟我一模一样的情况,也是两个女子推荐她来到这里。”夏天终于明白自己遭遇了医托,因为两人遭遇的套路如出一辙。

  夏天更郁闷的是,后来她重新去附一院给一位妇科医生看了博爱医院的检查报告,对方告诉她在月经期间是根本不能做阴道镜检测的,“在月经期做阴道镜检测一是病人容易受到感染,其次血会受到污染从而影响检查结果。”

  昨日下午4点左右,记者致电博爱医院核实情况,该医院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他们医院妇科确实有这位徐姓副主任医师,不过对于医托拉客到该医院治病的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并不知情。

  各大医院“医托”流窜问题难根治

  记者由苏州“12345”平台看到,关于“医托”的投诉不在少数,苏大附一院、苏大附二院、市立医院本部、相城第一人民医院等大型医院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医托”行骗情况,而且大多集中在妇科、皮肤科。有些网友还总结了“医托”的伎俩:寻找合适目标并主动搭讪,随后用真诚的态度博取好感,最后将患者引领至受雇医院就诊。

  苏大附一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医院是开放的公共场所,院方无权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只能在门急诊大厅醒目位置放置谨防医托的告示,反复播报谨防医托的录音,并经常组织人员进行督查。

  苏州市卫生监督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苏州对于医托的专项整治从去年开始一直在不间断进行,也查获了几起医托案,对于一些医托组织和个人进行了严厉处罚。据该工作人员透露,在我市,医托较多出现在一些大型医院,“他们上来就会和你亲切交谈,然后告诉你哪里哪里有主任医生,带你去看病。”该工作人员透露,这些医托均来自民营医院、诊所,主要针对一些妇科病患者。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苏州市卫计委联合多部门在全市联合开展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进一步维护公平就医秩序,保障人民群众就医安全。市民如遇医托行骗,可以拨打12320、12345、68653884等进行投诉举报。同时,广大市民如果在医院遇到医托,也可以向医院及时反映,或拨打110报警,以便医院和警方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链接医托的三大特点

  ●团体性:医托大多会采取集体活动。一般都是在早上7:30-8:00,下午2:00左右来医院活动,在病人候诊时进行游说;

  ●对抗性:医托是有组织地来医院活动,一旦受到院方干涉,就会进行反抗,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可依,医院往往难以解决问题;

  ●欺骗性:这是医托最害人的地方,很多医托利用群众对部队的信任,会以老军医或以部队医院的名义做担保,而其实际服务的诊所并非真正的部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