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龚平 苏州人 生于1956年1977年参加高考

  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经意间,恢复高考都已经40年了。想想40年前我们77级的那次高考,仿佛还在眼前呢!哦!应该是39年半前。那年是到了秋天中央才决定恢复高考,我们在秋末冬初考试,翌年春天录取入学的。

  师徒齐备考公平竞争每人四小时

  那年,从中央恢复高考的通知发出,到各地组织考试,给考生们只有一个半月的复习时间。因为我当时已进了当地县城农机厂做车工,这就比还在农村的“知青”少了可以歇下来复习的“优势”。而且,我已经带了个徒弟。徒弟小杨也是苏州老乡,当然,他也不会放过这次高考的机会。我就定了个规矩:八小时中我先干四个小时的活,让小杨找地方去看书。然后,他按着我的工序干四个小时的活,我去找地方看书。在高考面前公平竞争,就撇开师徒关系了。那场高考我等来了录取通知书,小杨却没有。

  高考前一天中班上到半夜里

  记得正是我们高考的那段日子,厂里生产任务特别紧,还专门出了通知:支持全厂报名高考的50多名青年工人去公平竞争,但只能有考试那两天的假期,其余时间一律不得请假。我记得:我是前一天中班上到半夜,第二天早晨就赶去参加初考的。

  初考那天上午,我交了答得满满的数学试卷,就匆匆赶回厂里,又匆匆扒拉完一饭盒饭,便盘腿坐在宿舍双层床的上铺,闭目养神。迷迷糊糊间觉着有个小红点在额前晃动。定睛望去,却见梁上挂下一只肥鼓鼓的喜蛛子。我不禁心头一热:好兆头!要在平时,我早就拂之远去了。而那天,我却平静地欣赏着它,让它从容地爬动。我是怕拂去了那点好兆头。

  幼儿园做考点“缩”在小桌椅里答考题

  经过初考,10个初考生中就被刷下了9个;再经统考,又从10个统考生里刷下了8个。记得那年的初考是在县城中学考的,考生如云。待到统考,全县参加统考的文科考生就剩下200来号人了,为了不影响中小学的正常教学,便选了所幼儿园做考点。统考一共考四门,我就在那张幼儿园的矮小桌椅上坐了四个半天答完了所有考题。屈着双膝,听着墙外小贩吆喝声,这成了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高考记忆。要是放在今天,那样的高考场景该是多么不可思议!

  至今留给我很深印象的,是那年的政治考卷里有这么一道填充题,要考生写出列宁的一段名句: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对着这道填充题,从我脑海里冒出来的却是:今天,我可是只有解放了自己,明天才能去最后解放全人类!自然,当时我怎敢如此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