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王嘉言巴蒂

  昨天上午,姑苏区娄门街道娄江社区78岁的徐英和75岁的刘小红一起走进社区活动室,开始了她们一天的生活——早上一起跳跳广场舞,然后到社区阅览室看看报;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饭后各自回家睡个短暂的午觉;下午4点,约好了到附近的环古城河健身步道去走一圈。

  这就是徐英和刘小红的日常生活。这种结伴养老方式正在悄然流行,逐渐成为一些老年人颐养天年的另类方式。

  苏州不少老年人

  爱上抱团式养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像徐英和刘小红一样,在苏州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搭伴或者抱团养老,和志趣相投的同龄人结伴生活,甚至同吃同住,让老年生活更加有滋有味。

  季珍梧、朱秀娟、周金凤、邹晓梅和陆怡五个阿姨是双塔街道沧浪亭社区里出了名的“姐妹淘”,她们分别住在长洲巷和张思良巷,相互之间距离很近,而且子女又都在外面成了家,因此生活中组成了“互助同盟”。她们平时没事就一起聊天解闷,结伴到社区参加各种活动。一旦有谁需要帮助,就会互相照应,像一家人一样。她们都有个共同爱好做手工,只要天气允许,每天下午都会结伴来到沧浪亭社区,做手工,看报纸,度过半天的闲暇时光。虽然她们并没有进入真正的老年生活,但这种方式体现了典型的抱团养老的特征。

  在留园街道新庄社区,自从俞玫一夫妇失去他们唯一的儿子后,孙慧英一家就特别照顾俞玫一一家。后来俞玫一的丈夫也离世,这让她的精神差点崩溃。是孙慧英的不断开导和如同母亲般的照料陪伴,让俞玫一重新找到了生活的希望。“远亲不如近邻,要不是孙阿姨,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了。”俞玫一说。

  “抱团”让老年生活

  多姿多彩

  所谓抱团养老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空巢老人王老伯采取了另一种“抱团”方式。他告诉记者:“前几天,我和几个老朋友去常熟虞山兜了一圈。常熟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要是一个人,估计也不大会走那么远,但有了同伴,就方便互相照顾。这样即使走得远一点,也没有后顾之忧。”

  王老伯告诉记者,他有个年轻时就结下缘分的棋友,两人退休后除了下棋,近年还喜爱结伴旅游。这几年,他们一起出游,刚开始是浙江、安徽等比较近的地方,后来发现这样结伴旅游很好,又去过海南、新疆等比较远的地方。年龄志“趣以及身体状况都相仿,出去旅游不赶时间,一点都不累。”王老伯说。

  平江街道历史街区“朝霞合唱团”的老阿姨们则用另一种方式结伴度过晚年时光。该合唱团由社区内的老年妇女歌唱爱好者自发组成。合唱团发起者王益琴除了喜欢唱歌外,还是个热心肠,她会时不时带着合唱团的成员一起去看望社区里的独居老人钱阿婆,偶尔给老人包上一顿馄饨,改善一下伙食什么的。

  老龄化日趋严重抱团式养老应运而生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像季珍梧姐妹淘、王老伯同游团这种建立在自发结对基础上的养老方式,在苏州越来越普遍,而这种抱团式养老出现的背景是苏州老龄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最近统计数字显示,2015年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22亿,约占总人口的16%。2025年,60岁以上人口或将超过3亿,相当于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老人,而我省的老龄化比例又居全国首位,苏州的老龄化程度在江苏又是位居前列。与此同时,苏州的老年家庭空巢率正在快速上升,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平时过着独居生活。这是“抱团养老”这种新型养老方式产生的背景。

  “苏州的空巢老人越来越多,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在苏州老城区,空巢现象尤其明显。”沧浪亭社区党委书记卢娅在说到抱团养老这个话题时说,“像季珍梧她们这五位阿姨,平时一起抱团取暖,互帮互助,我觉得这种模式对解决当下空巢老人的问题很有帮助。”卢娅表示,从去年开始,沧浪亭社区依托“党建为民服务项目”,着力打造促进邻里之间互帮互助的“邻里帮帮团”项目,倡导邻里间互知、互敬、互帮、互信、互促,进一步拉近邻里间的距离,让社区居民自己帮助自己,实现邻里互助。

  社会专家表示抱团式养老很不错

  今年3月,有全国政协委员提交的《给予独生子女享有带薪法定假期看护双亲父母提案》,成为全国两会期间的热点话题之一。一方面,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正逐渐老去,谁来赡养陪护老人正成为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另一方面,我国目前的养老方式还是以家庭养老为主,大量空巢家庭以及失独家庭老人的养老问题还难以从制度上突破。在这种情况下,结对式的抱团养老不失为一种可行的养老方式。

  实际上,这种居民自发结对的“抱团式”养老也已经引起了社区的关注,姑苏区部分社区早就开始了类似的结对帮扶活动。早在2012年6月,娄门街道就成立了失独家庭“连心家园”,实际服务对象中有不少是老年群体,这使部分家庭特别是失独丧偶家庭实际上实现了抱团养老的目的。

  有社会专家指出,所谓抱团养老,是一群具有某些共同特质的老人一起互助养老,这其中空巢老人占有很大的比例,他们更容易在养老这件事上达成共识。在当今的中国,“抱团养老”比较符合国情,也符合中国的养老观念,因此也容易让老人接受。这种方式更能让老年朋友们体验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专家建议,政府可以在此方面适当做些引导,比如建立专门的养老小镇、养老社区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