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记者跟随南京市物价局集中走访多家社会资本全额投资建设的民营停车场时发现,这些停车场大多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中。以秦淮区为例,该区283个公共停车场,近一半为社会资本全额投资,而这些民营停车场中有三分之二处于亏损状态。专家建议:放开民营停车场的市场定价,不仅可以调节供给,还可调节需求

  南京夫子庙大世界商城停车场位于夫子庙西牌坊附近,共36个停车位,原先为商户内部停车场,五年前开始对外开放。“停车场周一到周五正常运转,周五下午开始,游客增多,车位就不够用了。”该停车场负责人肖劲松告诉记者,在停车场基本满负荷运转的情况下,近两年依然每年亏损20多万。“目前我们人力、水电费、维保、税收成本每月合计4万多,再加上租金投入,年投入100多万。按照南京目前的停车收费标准,夫子庙属于核心区域,每小时停车才8块钱,我们年收入仅80万左右。”

  江宁路1号停车场为南京民生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停车泊位共73个。“我们原先也是内部停车,考虑到周边社会停车位紧张,才向物价局申请了临时停车。2个月前刚花15万改造设备后对外开放。”该停车场工作人员高俊燕坦言,开始公司打算留30个内部车位,其余全部对外临停,运营后发现车位包给附近的住户价格为400元每月,远超临停每小时6块钱的收入。“现在我们以包月为主,临停车位调整为15个。”

  民营停车场缘何亏损?有分析认为,企业运营成本逐年提高,而停车收费价格由政府掌控,与市场脱轨,单一资源配置难以满足强大的需求市场,这是根本原因。“刚开始的三年我们还是盈利的,这两年人力成本急剧上升。五年前1600元就能招个人,现在工资涨到3000外加节假日福利都没人愿意干。”肖劲松坦言。

  南京市住建委的公开数据显示,南京主城区所有道路、公共停车场和住宅小区停车泊位加起来才60多万个,且汽车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缺口高达30万个。一方面,南京停车泊位数量严重不足,大量汽车停在路边,挤占道路资源,导致车道缩减,城市拥堵;另一方面,政府定价导致民营停车场无利可图甚至亏损,民营资本不愿进入停车领域。困境何解?

  “做停车场有利可图,民间资本才会愿意投资。”秦淮区物价局张建亭说,去年省物价局、省公安厅、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和省交通运输厅联合下发的《江苏省机动车停放服务收费管理办法》已明确规定,停车服务收费坚持市场取向,社会资本全额投资建设的停车设施收费实行市场调节价。“其实,南京可挖掘的停车潜力并不小。南京大院大所多,企事业单位多,不少单位内部完全可以辟出十几二十几个车位向社会开放,然而有回报才有积极性,利润达到一定程度市场自然就打开了。”

  肖劲松认为,放开民营停车场的市场定价,不仅可以调节供给,还可调节需求。“收费放开,市民在心里也会算账。原来习惯开车的,发现停车贵了,有可能就选择更经济的公共交通出行。上路的车少了,一定程度可以缓解拥堵,也可减少停车压力。”肖劲松说,“停车企业也不可能无限制涨价,毕竟价格太离谱没人来停车还是会亏损。市场强大的调节作用会使停车企业的定价稳定在相对合理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