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开学季,在外读书的吴江学子纷纷离家,重新步入校园。孩子离家求学,原本是一件充满期待的事情,不过孙先生却满心焦虑。

  让孙先生焦虑的是,儿子小孙已在月初去南京了,开始了大四学业,可是不知道他能否从“校园贷”的泥沼里爬出来。前段时间,小孙因“校园贷”而直接损失10万多元,为还借款,后又借了高利贷20万元。

  现场直击

  因“校园贷”损失十万元

  今年23岁的小孙是松陵人,就读于南京某高校。大二下学期的一天,他偶然在宿舍楼下的公告栏里看到了一张分期app的宣传海报。

  “先消费,后付款”的宣传标语吸引了小孙的目光,手头吃紧的他当即在手机上下载了某分期APP。

  “第一次借了一千元,钱很快就通过支付宝转到我的账户了,六个月后连本带利归还一千一百多元。”小孙告诉记者,在该APP上,可借、贷款金额从五百至五千元不等,归还时长分为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九个月和一年,还款时间越长,利息越高。

  六个月借款时间快到期之前,小孙按时归还了借款和利息。没想到,他自此却对这一借贷平台上了瘾。到了大三上学期,即去年下半年,小孙在同学的影响下,迷上了网上赌博,通过“抢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一下子输了好多钱。

  为了还网络赌债,不敢告诉父母的小孙只能“求助”各个网络借贷平台。“先后从几十个平台上借了近六万块钱吧。”小孙告诉记者,一旦你没有按时还款,平台就会“锁定”你的信息,不会再借给你钱,所以要寻找其他平台借钱。

  很快,小孙用从各个借贷平台上借来的钱还清了网上赌博欠下的债,但是,面对各个借贷平台高额的利息,他却无力偿还。超过还款的日期,小孙就接到了催款的电话和短信,连父母、朋友也收到了催款的信息。

  “本金加上利息,大概十万元,刚开始对方是一天打来一个电话,后来就是一天打来好几个电话,我的手机几乎没有停过,对方还会说一些很难听的话。”小孙后悔地说。

  为追回损失竟开始放贷

  记者打开该手机APP看到,其提供的借贷服务分为不同类别,有“极速贷款”“高额贷款”“身份证贷”等。记者随意选择一个,网页都会提示输入姓名、手机号码、身份证的正、反面照片、父母的联系方式及手机通讯录里所有人的联系方式等信息,通过验证后,借款会通过支付宝账户到账。

  据了解,这款APP属于“校园贷”的一种。记者搜索发现,类似平台有很多,操作模式也都大同小异。平台要求录入父母、同学或朋友的联系方式,就是为了方便日后催款时,能找到借款人的家人或同学、朋友来催款。

  “我没有按时还款后,我父母就经常接到催款电话,起初他们不相信,以为是诈骗电话,后来次数多了,就开始问我。我前几次都否认了,后来实在瞒不住,只好坦白了。”小孙告诉记者,等到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后悔莫及的小孙在家人的帮助下,还清了欠下的高利贷。但心存不甘的小孙为了追回自己损失的钱财,竟自己开始放贷,给需要的人提供借款服务。

  据小孙的家人反映,当时的小孙对学习失去兴趣,心思都在赚钱上,为此还挂了科,耽误了学习。在家人的多次劝说下,小孙最终才放弃了放贷业务,重新回归校园。

  记者调查

  大学生对“校园贷”并不陌生

  像小孙这样的大学生多吗?记者随机调查了几名吴江大学生。经过调查,记者发现,多数大学生都知道“校园贷”,也有不少学生通过这些平台借过钱。

  “听说过‘校园贷’,同宿舍一个同学就在类似平台上借过钱,利息蛮高的,借了一个月就赶紧还上了。”苏州信息学院的学生小吴说。

  “我在这个平台上借过三千块钱,当时手头紧,听朋友介绍就去借了。网上转账来的,虽然还款时间挺长的,但是心里有负担。”在苏州上学的大三学生小张说。

  小孙告诉记者,他身边的同学只要手头没钱了,第一反应就是找各种“校园贷”。“我身边有好几个同学和我一样,在这个上借了钱,因为未在规定时间内还款而被催款,又不敢告诉父母,还连累了身边的同学,每天都担惊受怕的。”小孙告诉记者,身边的不少同学,都有过“校园贷”经历,手头缺钱了,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网上的借贷平台。

  “我现在很后悔当时不顾后果的做法,现在我会告诉身边的同学,不要再从那些平台上借钱了。”小孙说。

  学校:严格管理 加强与父母沟通

  记者从苏州信息学院了解到,前两年,校园内接触“校园贷”的学生不少,最多的时候,一个学期要发生两三起学生在借贷平台上借钱后无力偿还的事情。经过学校严格管理,现在仍然在接触“校园贷”的学生少了很多。

  “有些是想从这些平台上借到贷款,有些则是自己应聘成为各大平台的代理人,让身边的同学找他们办理借贷业务,从而拿到一定的报酬。”苏州信息学院学工处处长费桢告诉记者,往年,从借贷平台获取资金的学生,各个年级的学生都有,但主要集中于高年级学生。

  “有些学生是因为手头紧、急需用钱,有些则是为了打游戏、买装备,借款金额不固定,少则几千、多则上万,我记得最多的一个学生是借了五万多元。”费桢说,这名同学借钱后不敢跟

  父母说,也未向学校寻求帮助,导致后来利息越滚越多。

  据了解,去年,教育部与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和实时预警机制,同时,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应对处置机制。

  苏州信息学院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提高学生的安全防范意识,包括邀请法官走进学校来普及相关知识、学校开展“校园贷”专题讲座、让学生签订相关的承诺书……“为此,我们还将“校园贷”写进了学生手册里,作为违规行为处理。同时,学校加强了与学生父母的联系,多方位保障学生金融安全。”费桢说。

  此外,费桢还强调,学校是不允许校外人员随意进出学校分发和张贴广告海报的,“有些平台和公司会通过网络途径发出招聘信息,招学校的学生做代理,让学生偷偷在学校内张贴宣传单、宣传“校园贷”内容,这在我们学校是不允许的,属于违纪行为,要受到一定的处罚。”费桢说。

  部门声音

  法院:借款要合法 超过法定利息无效

  区人民法院法官姚松杰介绍,借款人以本人真实意思以网页或手机APP等方式办理的“校园贷”业务,出借人大多不具备金融业经营许可牌照,则双方之间形成民间借贷关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于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不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

  未约定逾期利率或者约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处理:一、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二、以实际交付的借款金额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

  “从案件来看,小孙后期的借贷用于网络赌博,系违法活动,如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事实的,则双方的民间借贷合同无效。”姚松杰说,小孙多笔借贷利率或逾期利率可能超过年利率24%,对超过部分利息,人民法院是不予支持的。小孙在借贷过程中上传了手机通讯录里所有人的联系方式等信息,可能对第三人造成干扰,这样的行为不妥。

  姚松杰提醒在外读书的大学生,要合理安排自己的消费活动,超出自己负担能力的消费活动会对自己造成较大压力,从而影响学习和生活;同时,借款人在借款时要认真阅读借贷合同相关条款,特别是利率、违约金等条款。借款勿用于违法活动,否则可能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借款过程中勿透露第三人信息,否则对第三人造成干扰,可能会导致民事赔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借贷未能正常支付的,如遇到出借人违法的催讨手段,或出借人主张超过法律规定范围的违约责任,要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