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一名甘肃的小学生接受了一份来自苏州太仓的助学金,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时隔25年,这名小学生已经长大成人。9月1日晚上,他终于见到了恩人——“中国好人”闵知行。记者亲历了这次“亲人相见”,了解到了一个好心人改变一段人生的感人故事。

  从甘肃专程来苏见恩人,25年的愿望终于实现

  “我见到闵妈妈后,感觉心里各种滋味都上来了,我没有哭,但心里非常激动。”说起看到闵知行的场景时,蔺雨阳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情。

  特地从甘肃赶到太仓的蔺雨阳,在闵知行家中聊起了这么多年来的生活、学习、工作、家庭情况。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双方拉起家常来让人感觉已经十分熟悉。

  “我们的来往书信已经放满了好几个抽屉,后来通讯方便了,电话、微信我们都聊过,照片也见过,但是见面了才发现闵妈妈皱纹也多了,头发也白了,让我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蔺雨阳口中的闵妈妈,就是太仓的闵知行。从1998年到现在,她累计献血折合59400毫升;2001年6月登记捐赠造血干细胞,现在每月一次献血小板10个单位(相当于800毫升血量);2006年初,闵知行又签订了遗体捐赠协议。闵知行先后获得2008-2009年度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苏州市精神文明先进个人、“2006感动苏州年度人物”、苏州市无偿献血金奖、第三届苏州市爱心使者、太仓市首届十佳道德标兵、2010年度太仓市十大爱心女性人物等荣誉,入选2010-2011“中国好人”苏州名录。

  “我几年前就打算和闵妈妈见上一面,但是考虑到她老人家的身体状况,还有时间等问题,这个心愿一直没有实现。”蔺雨阳说,这一回,他和父亲20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闵妈妈不仅仅是他的亲人,更是改变他命运的恩人。

  牙缝里抠出钱来助人,身体里“流出血”来救人

  “我当时的工资一个月也只有80多元,资助一个小孩子一个学期的费用是30元。”闵知行告诉记者,199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当她得知甘肃地区有希望工程可以资助当地贫困学生时,她毫不犹豫给当地汇去了助学金。

  闵知行告诉记者,当时因为沟通没有现在那么方便,所以并不知道自己资助了哪个学生,助学金一直都是当地相关机构在负责分配。就这样,闵知行一直资助到这名学生小学毕业。有一天,受助学生所在学校的校长给闵知行写来了一封求助信,上面介绍了闵知行那几年捐助的学生叫蔺雨阳,学习很刻苦,但是因为当时的希望工程只能帮助孩子读完小学,并没有资助继续读初中的项目,所以希望闵知行能够继续帮助这名好学生。

  就这样,蔺雨阳在闵知行的资助下,从初中读到了高中并且考上了大学,后来考取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资源环境学院的研究生。

  闵知行坦言,当初资助学生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希望能够尽自己的能力,尽可能多地帮助别人。而这么一帮,闵知行默默坚持了近20年。

  实际上,闵知行资助的学生并不只有蔺雨阳一个,她的爱心也不光给了希望工程。闵知行和丈夫下岗后经营着一个小杂货铺,家庭经济并不富裕,但他们还是坚持做公益。他们连续7年为西部“母亲水窖”工程捐款,每年捐款1000元;从2008年开始,每年向太仓市白血病基金会捐款500元;资助多名贫困地区的学子直到他们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四川地震、玉树地震、南方水灾等灾难过后,他们都积极捐款……熟悉她的人都说,闵知行从牙缝里抠出钱来助人,身体里“流出血”来救人。

  在闵妈妈的感染下,蔺雨阳也投身各种公益事业

  “如果不是闵妈妈,我当时可能两个月后就会辍学回家。”蔺雨阳告诉记者,当他1992年准备读3年级的时候,家里因为没有钱继续交学费,已经准备让他放弃学业回家了。就在此时,学校老师告诉蔺雨阳,有人愿意资助他。现在回想起来,蔺雨阳感觉自己的命运就是这样被改写的。“如果不读书,

  我们就只能在老家务农,但是我们老家土地很差,只能种出小麦和土豆,而且没有什么水系可以用来灌溉,完全靠天吃饭,平时的生活用水也只能靠雨水保存在地窖和蓄水池里面。”蔺雨阳介绍,假如没有闵妈妈的资助,他也只能像村里其他同龄人一样外出务工。

  蔺雨阳告诉记者,实际上当时的捐助款项本来是要给一名女同学的,但是由于当时资金流转以及相关操作流程比较慢,当有条件给到这名女同学时,她已经辍学好几个月了,于是分配名额的老师就把捐助份额给了他。

  在通信中,蔺雨阳从闵知行身上学到了很多。现在,工作之余,蔺雨阳在闵知行的感染下也在投身各种公益事业,希望能和他的闵妈妈一样,帮助到更多的父老乡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