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流浪汉桥洞下搭造“世外桃源”》的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各大知名媒体网站纷纷转载。同时也引起了当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由于“世外桃源”长期存在达十多年之久,且邻近沪宁铁路线,作为城市窗口,严重破坏了苏州文明城市的形象,拆除违建势在必行。考虑到流浪汉如何安抚、安置等一系列后续问题,火车站地区协调处联系组织当地各有关部门,立即对此展开调查,经过对流浪汉反复地耐心劝导和沟通后,流浪汉终于答应搬出桥洞。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回访事发地,桥洞下搭造的违建已全部清除。

  见诸报端后职能部门展开调查

  火车站地区协调处负责人朱留军告诉记者,在得知晚报记者报道了北环东路与元和塘交叉口北幅路面下流浪人员违章搭建的新闻后,火车站地区协调处立即组织人员到现场进行了查看。

  从现场情况来看,该处区域北侧紧靠沪宁铁路隔离网,东侧为元和塘,南侧为北环东路。该处违建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依附桥洞和路面,搭建在马路下面,非常隐蔽难以发现,预计违建面积近150平方米;另一部分为露天搭建,用旧木、蛇皮袋混合搭造合成,色彩杂乱却容易被发现,大约有50平方米。东北方向,当事人还种植了一小块近30平方米的菜地。附近无电、水等设施设备。违建内还摆放有简易的床以及桌子,主要是用于堆放大量的废品物资。违建南侧内圈养了5条草狗。由于该处违建紧靠铁路铁丝网和高压电网,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且违建面积不小,严重破坏了苏州的城市形象。

  经工作人员与流浪汉现场交流得知,对方今年已经86岁,患有轻微脑梗。火车站拆迁前他就居住在江乾路老铁路桥下面,随后搬迁到现址,居住在路幅下面的桥洞里至今已有十多年。

  “晚报记者报道的内容,基本跟我们现场调查的情况一致,确定属于违章建筑。”火车站地区协调处负责人表示。

  流浪汉同意拆违但不愿搬离

  记者了解到,为了能够顺利拆除该处违章建筑,火车站地区协调处在查看完现场后,立即召集了火车站地区广场派出所、平江新城、火车站城管大队、市救助站、市政部门,就如何做通流浪汉思想工作以便顺利拆除违建进行了多次会议商讨。

  “考虑到流浪汉已达高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经过大家的集思广益,最终商定一方面由公安对流浪汉的基本情况进行查证,为做通思想工作打下基础,另一方面由其他部门每天上门继续做其思想工作,同时由城管方面先对外围的违建进行拆除。”该负责人向记者介绍道,公安部门随后查到流浪汉姓晁,江苏新沂人,日常以捡拾破烂为生,有高血压、轻度脑梗病史。

  在此基础上,火车站社区工作人员迅速与其家乡的村委会取得了联系,对流浪汉的家庭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随后告知其家人他在苏州的近况,要求家属积极配合政府做通其思想工作,配合有关部门顺利进行违章拆除。

  据该负责人介绍,经过多方面的努力,晁姓老人最终同意配合政府拆除违章。6月27、28日,火车站城管大队黄斌副大队长带领十多名城管队员对外围的露天违章进行了全面拆除,总共清除足足两车的垃圾,并对外围环境进行了初步梳理。广场派出所也组织人员对流浪人员圈养的5条草狗进行了处理。

  “流浪汉虽然当时配合拆除了违章,但是却称因经济等原因,不愿意立即搬离桥洞。”该负责人告诉记者。

  人性化角度预留“搬家期限”

  为了彻底清除违章建筑和安全隐患,让流浪汉自愿从这个地方搬出,城管大队、广场派出所、火车站社区、安监大队、救助站不间断地上门劝说、张贴告知书,宣传相关法律法规,但是流浪汉依旧拒不搬离。

  “广场派出所章所长曾亲自上门进行沟通,介绍相关政策并劝说他搬离桥洞。同时,城管大队属地中队李晓龙、蔡志阳中队长也多次上门做思想工作。”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最终老人提出了两个搬离条件,一是多年收集的废品需要政府帮忙联系废品公司收购;二是租房需要一段时间,希望能适当给他留点时间,做好租房的准备。

  该负责人表示,考虑到流浪汉年龄较大,且长期独居无其他经济来源,当时正值高温酷暑,火车站地区的相关执法管理部门再次商议研讨,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最终同意了老人的要求,给其预留出了15天的搬家时间,并承诺协助处置其多年积累的废品。

  7月中旬,火车站城管大队唐明超大队长组织安排了废品回收公司上门协助收购废旧物资。7月18日,流浪汉也践行了自己的诺言,提前搬离了桥洞。次日,城管大队、平江环卫所、虎丘环卫保洁公司组织人员冒着高温酷暑,两天内共出动了工作人员40人次,保洁车、垃圾清运车出动了20多辆次,清理出桥洞内各种垃圾达20多吨。据了解,当晚加班作业时还造成了2名环卫工人轻微中暑。

  记者获悉,为防止再有流浪人员入住该处桥洞,火车站地区协调处已发函市政部门,要求配合对北环东路该处桥洞补上相关防护设施,同时在火车站地区组织一次桥洞安全大排查,市政部门将于近期采取相关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