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平江街道玄妙观社区,现年68岁的叶伟民是个音乐爱好者。13岁偶然从收音机里听到优美的乐器声后,便欲罢不能地开始了自学乐器之路。他先后自学了二胡、板胡、京胡、小提琴、钢琴、大提琴等十多种乐器。现在叶老退休了,自己组建了沪剧队,是众多社区约请演奏的对象。

  父亲的音乐基因

  孕育了音乐天赋

  叶伟民的父亲是上海霓裳京剧团的演员,负责演奏板鼓。在儿时叶伟民的印象中,父亲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在自家院子里抚摸板鼓,练习板鼓。父亲对京剧的热爱影响了叶伟民,他经常趁父亲走开的空挡,拿起板鼓拍着玩。一下又一下,叶伟民凭着超强的记忆,模仿父亲的动作、节奏,不久便打出了准确的节奏。

  父亲看到这一幕,知道叶伟民确实是块学音乐的料子,但想到儿子入京剧班后,每天要辛苦练功,父亲舍不得了。他没有刻意把叶伟民往音乐道路上领,而是鼓励他上学。叶伟民就开始了寻常的读书之路,每天奔波在学校跟家之间。

  1966年,那一年对叶伟民来说,是记忆深刻的一年。年仅13岁的他失去了父亲,昨天还无忧无虑背着书包上学的少年,在目睹了父亲因病离世的痛苦后,变得郁郁寡欢了。叶伟民时常想念父亲,时不时就将父亲的板鼓拿出来拍拍,浑厚的声音从鼓间传出,那感觉就像父亲在循循教导。

  老式收音机飘出音乐梦想

  母亲看叶伟民每天的情绪都很低落,于是花钱买了一台老式收音机送给叶伟民。那个年代,收音机里播放比较多的是红歌。朗朗上口、富有感染力的红歌一下子让叶伟民着迷了,他天天跟着收音机里唱,旋律深深印在了脑子里。有一天,叶伟民路过一家乐器店,里面有人正在用京胡拉《东方红》,悠扬的琴声一下子吸引了叶伟民,他立马冲到乐器店里,试拉京胡。父亲的音乐基因好像发挥了作用,虽然是第一次拉京胡,但是叶伟民拉的音准却准得离谱,店家怎么也不相

  信一个从未拉过京胡的小孩,竟然第一次拉琴就可以准确地拉完全曲。这次的公开“弹奏”让叶伟民心境豁然开朗,他发现弹琴竟然可以宣泄情感,他一下子对京胡着迷了。

  回到家以后,他把平时省吃俭用的零花钱拿出来,买了把京胡,天天在家拉京胡。由于叶伟民的音准特别准,凡是收音机里放过的音乐,他都能凭着记忆,原模原样地拉出来。他也每天去乐器店报到,给店老板拉他新学的乐曲。京胡拉熟了以后,他又看中了乐器店里的板胡、二胡,他用二胡拉《红灯记》、《沙家浜》,曲子越拉越长,手指越拉越灵活。

  中式乐器拉熟了以后,叶伟民又迷上了西洋乐器——小提琴。学习小提琴的过程中,由于练习得过于投入,用于枕小提琴的脖子一侧发炎肿胀,母亲都劝他休息,可是他还是坚持练琴。就这样在他下乡之前,他用了7年的时间自学了京胡、板胡、二胡、小提琴、钢琴、大提琴等十多种乐器。

  与琴为伴,退休生活精彩又安闲

  20岁那年,叶伟民来到建设兵团,由于比较精通乐器,他被分配到八团,主要负责普及样板戏。在一次偶然的文艺汇演中,来自蔬菜公司宣传队的朱美芳一下子被叶伟民的琴技折服,心生仰慕之情。在随后的合作中,两人感情迅速升温,不久便喜结连理。

  转眼40余年过去了,朱美芳每次提到老伴儿,嘴角都止不住地上扬,她也毫不吝惜在街坊邻舍面前夸他的老伴儿:“我老伴儿又聪明又勤奋,弹琴技术一流。”

  退休后的叶伟民,召集旧时知青老友,组建了一支沪剧沙龙队伍。他们一开始只想在大公园里面表演,过过“琴瘾”,可是谁知前来欣赏的观众越来越多,其中有不少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现在的叶伟民每天忙于演出,他的老伴儿就帮演出团队烧水、擦桌子、扫地、做后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