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令人印象深刻的往往是独一无二的建筑、明艳动人的风景,抑或特色鲜明的风土人情……而有着“人间天堂”美誉的江苏苏州,摄人心魄之处却显得与众不同。

  历史上,苏州传统手工业曾因工艺细腻、制作精良而被称为“苏作”。

  如今,在这座迄今2500余年历史的古城中,一批怀揣梦想、痴心不改的企业家,坚守实业、不忘初衷,矢志创新、耐得寂寞……这些“当代苏作”,在世界舞台上展现着中国经济的新气象,亦在市场沉浮间塑造着这座城市的新品格。

  苦中作乐

  坚守实业之“本”

  上世纪80年代,苏南大地上遍布小钢厂。他们脱胎于乡镇企业,人员结构复杂,产品低端,管理粗放,在一轮轮竞争的大浪淘沙中沉浮。30多年过去了,沙钢集团成为其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而且发展壮大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因而被称为“钢铁沙皇”。

  “当一吨钢的利润只能买一根冰棍或者一盘炒青菜时,更要咬牙扛住。”年届七旬的沈文荣,从事钢铁行业34年来,做精做强

  主业的“痴心”始终未改。

  “5年前,沙钢能够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产品只有15%,现在50%—60%的产品可以参与国际竞争,60%—70%的产品国内领先。”沈文荣说。

  有人与钢铁相守30余载,矢志不渝;有人为一枚小小元件“攻城”10年,苦中作乐。

  “我们前10年只干了一件事,就是围绕吸尘器的心脏——电机来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莱克电气董事长倪祖根说,企业从为国外厂商代工起家,借债3万美元做第一套吸尘器模具,依托电机核心技术,自2004年起,跻身全球最大的吸尘器研发制造企业行列,连续13年保持吸尘器全球产销量第一的纪录。目前,全球每6台吸尘器中就有1台是莱克生产制造。

  如今,在全国工业总产值第二大市的苏州,企业家们传承“苏作”精髓,融合现代文明,正在酝酿一场工业经济的“苏作复兴”。

  不忘初心

  铸就创新之“魂”

  在苏州这片土地上,从来不缺富豪。但比财富更令人敬畏的,是一批企业家富而不颓,始终以更高层次的开放,集聚更高效率的全球资源,驱动更高水平的创新发展。

  看似一只小小公文包,1秒就可打开为承重150公斤的坚固婴儿车;一款儿童汽车安全座椅,获得7个碰撞测试冠军,撞击测试标准甚至为许多豪华汽车所不及;黑色羽纱飘逸时尚,设计感堪比奢侈品大牌,一款售价2700多欧元的婴儿车居然在国际市场供不应求……

  在婴童用品领域排名世界首位的好孩子集团,前身是昆山市陆家中学濒临倒闭的校办工厂。1989年,时任副校长、如今的集团总裁兼董事会主席宋郑还接手企业后,始终遵循坚守创新、自主研发的路径不动摇。目前,“好孩子”在中国、美国、德国等地设立7个研发中心,每年用于研发的成本占公司销售额比重超过3%,全球化研发团队平均每半天就创造出一项全新的设计,专利数多达8000余项,超过世界婴童行业竞争者前5名企业所拥有的专利数总和。

  今天,创新基因正植根在越来越多苏州企业家身上,涓涓细流汇成强大动力,推动苏州经济站上新的起点。统计显示,2016年,苏州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 比重达到2.7%,万人有效专利拥有量达到37.6件,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2.9%,科研机构、科研人员、研发投入、科技成果“四个90%在企业”的局面基本形成。

  “过去是中国企业模仿国外,现在外企反过来向我们偷师。”亨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崔根良告诉记者,眼下,企业的一举一动都被国外竞争者密切关注,他们甚至通过谷歌地图上生产厂房的变化,来推断亨通上马了哪条生产线、正在研发怎样的新品。

  其实,知道崔根良的人,远不如使用他光纤的人多。作为我国三大运营商的光纤供应商,中国每4公里光纤中,就有1公里出自他之手。亨通也是我国唯一掌握光棒尖端技术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企业,奠定了中国在世界光通信领域的地位和话语权。

  不创新,明天就会落后,后天就会被淘汰。从产品、技术创新到确立行业标准,再到重塑产业形态,苏州企业家在创新之路上不断超越。

  厚植沃土

  夯实发展之“基”

  草木茁壮,良田先行。多年来,苏州以14个国家级开发区为载体,涌现出大批耐得住寂寞、顶得住压力、经得起失败的企业家。

  他们之所以在徘徊中坚守,在坚守中创新,在创新中强大,宽松的发展生态和优良的营商环境是底气所在。

  在苏州,金鸡湖创业长廊的经济产出几乎微不足道。但是,这个众创空间集群和它背后所折射的创业服务体系,已成为当地扶持企业家创业创新的缩影和标本。

  拥有3000多万公众号粉丝的梦嘉传媒集团创始人顾刘成说,过去一个科技创业项目申请获得政府启动资金支持,向来是通过关门会议讨论决定,而在金鸡湖创业长廊,政府下放项目扶持审核权,由行业协会组织路演,来自第三方的投资机构、知名企业及科研院所专家组成评审团,对路演创业项目评分,参照评分结果当场排出名次,当场揭晓获得启动资金的创业项目。“不仅做到了公开、公正、透明,而且现场互动活跃,‘游戏规则’和形式多有创新。”

  魅力之于一座城市,可能因为它的自然环境,或者人文关怀,或者气质品性。苏州,于这些之外,更以其母亲般的“呵护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生根发芽。

  赛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苏州太仓,这家企业最初诞生在当地人社部门的活动室里。企业创始人韩蓝青回忆说,当时条件艰苦,但人社局没有让他们受一点委屈。“没有公寓,就帮我们租房子;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办公场所,就把政府的几间办公室腾出来先给我们用,连活动室也被我们用上了。”

  苏州还持续优化企业发展配套环境,在人才入户、住房供给、子女上学、社会保障等方面,加码发力:通过集聚关键要素、理顺产业链条,让企业家顺心安心;“保姆式”专业服务,清除企业创新创业路上的“肠梗阻”……

  一组数字凸显出苏州的人才磁场效应:2016年,苏州人才总量达到243万,其中高层次人才19.8万,累计自主申报入选国家“千人计划”人才219人,尤其是创业类120人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各项人才工程入选数持续处于全国前列。

  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周乃翔表示,苏州要营造更加优质的产业生态,努力让所有企业家的发展成果得到应有的保护,为他们提供受到尊敬、尽展才华、获得回报的社会环境和发展空间。

  回望身边的苏州企业家,韩蓝青还在为即将面世的新品踌躇满志,倪祖根沉浸在技术研发中无暇他顾,崔根良则再度冲破国外垄断,5000米海底光缆测试成功……

  十年树木,百年树企。“当代苏作”们的坚守与超越中,万丈高楼正拔地而起。

  三个老外的苏州

  苏州大学的法国留学生Kevina、信达生物公司的技术骨干Andy、退休后定居苏州的John,是三个生活在苏州的外国人,他们在苏州学习传统文化、参与科创研究、融入当地生活。今天,跟随镜头来看看他们在苏州的生活,感受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城市对世界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