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中国第12个文化遗产日,也是第一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昨天下午,由中共苏州市委宣传部、苏州市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推出的高端系列讲坛“知苏达理·师说”,首场请来文化界大咖、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高新区文体中心开讲故宫的故事,引数百市民冒雨听讲。常来苏州的他不仅对苏州的文化遗产保护大加赞赏,还直言苏州可以有更大的博物馆。

  “故宫博物院应该是世界级的博物馆”

  以前,一提起北京故宫,我们的印象总是红墙黄瓦,一派皇家威严的感觉。但是近些年来,喜欢故宫的人发现它越来越生动可爱,有些时候甚至有点“萌萌哒”。若要谈故宫的改变,我们不得不提单霁翔,这位故宫博物院的第六任院长。

  故宫的故事,单霁翔说过太多太多,他继任故宫博物院院长5年来已奉献700多场演讲。他总说,当每位国民都热心呵护家乡文化遗产,中国文化遗产才是安全的。“故宫的文化历史深厚,是一座宝藏,但也很可惜,当年八国联军进入紫禁城,就是一段令人痛心的记忆。”

  经过了数百年的风风雨雨,很多人都想知道,故宫博物院的藏品是不是很大部分都散落到外界,单霁翔说,其实并没有。“1923年,紫禁城内一把大火,引发了紫禁城该往何处去的大讨论,1925年,紫禁城有了新名字——故宫博物院。1928年设立了故宫博物院理事会,开始清理文物,并对外展示。”1931年,日军入侵东北,华北告急,很快,故宫博物院打包整理了13491箱文物开始南迁,1936年至1937年1月,这批文物被运往南京,尔后又转经宝鸡、桂林等诸多城市,1945年日本投降后,南迁的13491箱文物全部回到南京,单霁翔说,后来只有其中2972箱文物被装运至台湾,只占南迁文物的22%。

  如今的故宫博物院气势恢宏,藏品众多,单霁翔认为,故宫博物院应该是世界级的博物馆。

  “改变故宫”,为提升观众幸福指数

  单霁翔认为,收藏了海量的藏品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博物馆是否优秀,要看把多少比重的文物展现给更多的观众。为解决“排队买票难”问题,故宫博物馆对端门广场进行彻底的环境整治,将两边原有的摊位、商铺、商店等全部清理出去,打造30个售票窗口。单霁翔介绍,现在游客现场买票,最快三分钟就能买到。

  增设树凳、摆放游客座椅、更换道路电线杆、开办观众服务中心,调配男女卫生间的比例,甚至连博物院内的员工食堂,都被改成了卫生间,午门广场的三扇大门全部打开,这些举措大大提升了人们到故宫博物院参观游览的幸福指数。不过,淡季和旺季的游客数量落差较大,也成了单霁翔一直犯愁的事。尤其是旺季,日人流量最高峰达到18万人次,游客熙熙攘攘。后来,管理团队通过大数据和实名制买票,将这一局面彻底改变,“在网上就能买票,还能预约具体几点,方便了游客。”

  如今的故宫博物院,没有一座影响环境和整体风格的现代建筑,武英殿、慈宁宫、建福宫花园、中正殿、乾隆花园等都得到很好的修缮或修复,原先显得很神秘的故宫西部区域也向游客开放了,单霁翔说,目前故宫博物院的开放比例为52%,但这一数字未来将达到85%。故宫博物院还开发“故宫出品”系列APP 应用,紫禁城已变身为一座“智慧故宫”。

  把人们的生活和文化资源对接

  单霁翔与苏州有着不得不说的情缘。早在2014年,故宫学院(苏州)正式成立,单霁翔就第一个登上故宫学院(苏州)的讲坛,讲述故宫与苏州的600年情缘,而他自己也时常往返北京与苏州两地,探索博物馆事业的发展。他说,苏州博物馆是博物馆行业的一个典范。看到苏博志愿者在提问中抛出了“观众多不知如何服务更好”的问题。单霁翔表示,限流不能限制文化传播,既要保证展览的质量与数量,也要保证观众能够看到想看到的,必须要采用多种手段广泛传播。苏博在建造之初,单霁翔作为参与者也贡献不少力量,回忆起当初的建馆,他觉得那是很有挑战性的一件事情,对苏州的文博事业也寄予厚望。“苏州博物馆不断推出好的展览、好的活动,把内容做得很亲民很吸引人。同时我想,苏州应该还会有更大的博物馆,因为苏州的历史积淀太深厚了,文化遗存太丰富了,故宫收藏的明四家藏品数量很大,数百件的作品如果在苏州展出,需要更好的空间,更大型的展厅,所以我们期待着苏州的博物馆事业能有更好的发展。”

  单霁翔表示,文化资源不是单独存在的,必须与人们的现实生活产生联结。在研究人们生活的基础上,去挖掘文化资源,挖掘那些文化遗存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源和载体。把人们的生活和文化资源对接,才能让文化资源活起来。